孟巖的專欄

+ 關注

文章總數

16

總瀏覽數

64.8萬

粉絲

1

孟巖:一文講透,這場來勢洶洶的數字經濟

2019-11-18 12:43
對于這篇文章里關于比特幣挖礦不可持續的評論,我其實在現場還說了一段話,就是這個推導完全是一個靜態推導,只是為了凸顯問題本身。事實上我當然知道,廣大礦工和比特幣社群不可能對此無動于衷,一定會達成共識,找到解決方案。我對比特幣的未來是非常有信心的。
孟巖 68100

孟巖:通證經濟是實現數字經濟相對溫和的道路

2019-10-23 15:52
10月19日,在騰訊第一期數字轉型策略會上,數字資產研究院的副院長孟巖發表《從物權到數權:產業區塊鏈的思考與實踐》的主題分享。
孟巖 47820

孟巖:一個通證經濟典型案例——移動廣告礦機

2019-09-18 14:43
移動廣告背包項目是我近期看到的、令人眼前一亮的通證經濟項目之一,而且是非常典型、有啟發性的一個。
孟巖 59705

隨想:在撒謊的市場里回歸基本邏輯

2019-08-16 22:35
今天的數字資產市場是一個撒謊的市場 經濟學家喬治·吉爾德說: 經濟增長的關鍵不是為了追求貨幣激勵而去獲取新事物,而是通過學習和發現去擴張財富。新經濟學認為,經濟增長的根源并不在于市場機制通過激勵和懲罰去操縱人的貪欲與恐懼,而是自由的企業能夠通過可證偽的實驗不斷地積累令人感到意外的知識?!薄獑讨巍ぜ獱柕隆吨R與權力》第一章 他認為,在好的市場經濟當中,從長遠來講,一個人的財富和權力取決于他的知識。知識越多,財富越多,權力越大。知識越少,財富越少,權力越小。這是一個社會分配經濟資源、建立秩序的正確方式,按照這個方式走下去,社會總體就會越來越富裕。 而真正的商業知識,只有在跟市場的互動中才能得來。也就是說,市場相當于一個實驗室。我們有一個想法,然后放到市場里去實踐,產生一個結果。如果成功了,驗證了想法,那么我們的財富會增加,知識也會增加。如果失敗了,雖然財富有縮水,但是知識還是可以增長。這個循環持續下去,知識不斷增長,財富不斷增長,權力不斷增長。 一個好市場最重要的品質是誠實不撒謊。但現實遠遠沒有這么美好。市場這個實驗室可能被人黑掉,然后故意給你假結果,變成一個撒謊的市場: 在這個市場里,你的想法得不到正確的結果。不過,在短期內,這并不意味著你的財富一定會損失,恰恰相反,很多時候失效的市場會給你的錯誤想法以巨大的回報。其結果是,你的財富增加了,但是知識減少了,變得更愚蠢了。 不過長期來看,財富與知識成正比,所以當知識減少,人變得更愚蠢之后,長期來講,財富會減少。 現在有個說法,說某人“憑運氣轉來的錢,憑實力虧掉”。其實本質上,是因為他憑運氣賺錢之后,相信了市場撒的謊,使他的知識減少了,變得更愚蠢了,因此長期來講,他的財富會逐漸減少。 所以你想從市場中賺錢,就必須增長真正的知識。 諷刺的是,那些試圖操縱、控制、黑掉市場的人,他們其實倒是在用一種特殊的方法積累“真正的知識”,即如何利用市場漏洞、黑掉市場、從他人錯誤中賺錢的知識。因此,他們的行為也符合“知識越多、財富越多”的規律,只不過他們的知識是關于如何黑掉市場的知識,是如何巧取豪奪他人財富的知識,是如何在一場負和博弈中獲勝的知識: 必須承認,這種關于如何在負和博弈當中獲勝的、損人利己的知識,在積累財富方面經常有很高的效率,特別是短期效果特別好。但由于博弈是負和的,每一輪博弈都會導致總體財富的下降,所以如果所有人都只想著掌握這樣的知識,彼此之間相互割,那么要不了多久,大家都會變得非常窮。 市場自己也有很多 bugs。野生市場效率很低,很容易被 hack 和 fuck。政府的一個主要職責就是維護市場的有效性,懲罰那些試圖黑掉市場、損人利己的聰明的家伙,確保市場公平有效。所以一個好的市場經濟背后一定站著強大的政府。 當然,現實世界當中,很多政府經常自己就黑掉市場、損人利己。其中一個主要的方式就是錯誤的貨幣制度。甚至也有人認為,整個政府壟斷貨幣發行的制度都是錯的。 區塊鏈和數字資產被看成當今法幣制度的一個競爭者。但是目前的實際情況是,圍繞數字貨幣建立起來的市場,今天還處于混亂無序的狀態,它被 hack 和 fuck 的程度,遠遠超過現在成熟市場經濟國家當中的貨幣和證券市場,超過它聲稱要與之競爭和取而代之的市場。 現在的數字資產場,是一個亂七八糟的偽市場、爛市場、無效市場、撒謊的市場,幾乎除了比特幣的少數幾個資產之外,其他的市場都在被嚴重的操縱和干擾。 這個市場最糟糕的地方,還真的不是讓你虧多少錢,恰恰相反,很多時候在短期內你是可以莫名其妙憑運氣賺到錢的。這個市場最糟糕的地方,是對你撒謊,讓你變得更蠢。作為一個普通的市場參與者,你的想法和策略丟進去之后,這個市場返回給你的任何結果和訊號都是虛假的,都不可信,都不能增進你的知識。如果你膽敢相信這些訊號和表象,你肯定會變得越來越愚蠢,長期來講你肯定會失去財富。 小結一下,要不要參與市場,取決于你是否能夠在其中學到真正的知識。 回歸基本的經濟和商業邏輯 怎么辦? 第一個辦法,就是你去當市場操縱者,學會去巧取豪奪他人的財富。因為這個過程確實可以積累真正的知識,因此也可以以一種確定性的方式增長財富。只不過,這種知識是惡性的知識,這樣搞下去,過不了多久,整個市場就會完全萎縮,不復存在。又或者在后續的博弈中被別人擊敗,被監管者懲罰,總之可持續性不佳。 還有一種辦法,就是在市場無效、撒謊、不成熟的時候,我們回歸理性,回歸基本的經濟邏輯,爭取長期的成功。 火幣中國 CEO 袁煜明在西安一次演講中問觀眾:你們更愿意相信事實,還是更愿意相信邏輯? 如果實驗環境是客觀的、誠實的,我們當然要相信事實。但如果實驗環境是被操縱的、撒謊的,那我們就得堅守邏輯。 當前的數字資產市場顯然是后一種情況,因此我們要回歸基本邏輯。 在當前區塊鏈和通證經濟當中,我能找到的基本邏輯有三個。 第一個是普適性的商業邏輯:一個業務,如果能給投資者高回報,它一定要能賺錢。如果它能賺錢,一定是因為它滿足了客戶的需求,并且比競爭對手的效率更高,要么是有更高的生產效率,要么是有更高的交易效率。 這跟互聯網時代、甚至工業時代的商業邏輯并無二致。 第二個邏輯是開放金融的價值邏輯:使用區塊鏈技術構建互聯網上的開放金融基礎設施和服務,可以進一步擴大交易自由、降低信任成本,降低交易摩擦,提高交易效率,那就是 第三個邏輯是通證經濟的價值邏輯:通證經濟以通證和開源智能合約為工具,在互聯網社群當中建立透明、開放的激勵制度,衡量每個人的貢獻,并給予有效的經濟和非經濟激勵,從而建立大規模的、高水平、自動化和自治的在線協作,降低管理成本和交易風險,提高價值創造和交易的效率。 現在看待區塊鏈的項目,一定要從這三個邏輯出發。第一基本商業邏輯必須要滿足,然后,屬于開放金融類項目的,一定要符合第二個邏輯。當然我本人最關注、也花費最多時間和精力的,是第三個邏輯,也就是通證經濟的邏輯。 從通證經濟的邏輯出發,我認為,今天絕大多數行業級區塊鏈項目的基本思想和邏輯都是有嚴重問題的。例如過度強調去中心化,過度強調規則的不可修改性,消極管理,單一經濟激勵,等等。歸根結底,這些都是認知上的問題,沒有意識到通證經濟的本質是一種經營管理技術,是管理大規模、動態互聯網社群的協作的技術,而是盲目的從比特幣等開放金融類項目當中模仿一些表面經驗,結果根本轉不起來。很多項目被當前這個撒謊的市場所欺騙,把假象當事實,把謊言當知識,摔得鼻青臉腫。更有甚者,一些項目方干脆同流合污,明明知道是騙人的伎倆,不但照單全收,而且變本加厲。這種做法在過去一段時間以來愈演愈烈,導致很多參與者對這個市場喪失信心,也導致很多項目倍感迷茫,甚至覺得區塊鏈和通證經濟根本就是偽命題。 在市場無效的現階段,我們目前只能根據邏輯來行動,拒絕市場假象的欺騙、誤導和誘惑,堅守邏輯個法律的底線。從長期來講,市場會對正確的行動作出反應,給予獎勵。開放金融和通證經濟必將催生新的學科和行業,創造巨大的價值,也有力的影響每一個人的財務狀況和個人成就。
孟巖 78772

游戲化是通證經濟的必由之路——與游戲化專家劉沐真的對話(上)

2019-08-16 22:29
從去年下半年以來,我一直在思考通證經濟與游戲化(gamification)的關系。這不僅是因為我在一些通證項目的設計和咨詢當中使用了一些非常初級的游戲化的思路,對兩者融合之后的威力有一些直觀的體會,更重要的是,通過理性的分析,我得出一個判斷:游戲化是通證經濟的必由之路。 如果一個通證經濟項目完全圍繞經濟激勵展開,不考慮心理等其他維度的激勵,特別是不考慮趣味性、成就感和榮譽感,那么所有的社群成員一心想獲得短期財務回報,會將通證激勵的設計擠壓到一個非常逼仄的空間。尤其是在項目發展的初期,社群信任尚未建立起來的時候,在財務上會經歷一個非常艱難的“死亡峽谷”。很多團隊身處這個“死亡峽谷”當中,閃展騰挪的空間很小。在剛性兌付的壓力之下,很難不放棄初心,轉變成為一個靠放消息拉盤砸盤割韭菜的賭博項目。 游戲化是解決問題的良方。在通證經濟中,游戲化的意義不僅僅是提升社群成員的參與體驗,調動他們的積極性,更重要的是,成功的游戲化將能夠創造用戶對于非物質商品的巨大消費需求,而非物質商品的制造成本極低,卻能夠實實在在的滿足用戶的心理需求,因此游戲化往往能夠大大改善系統內的供需關系,降低通證剛性兌付的壓力,提升社群對項目的認知和信任,幫助通證經濟項目穿越“死亡峽谷”,走向社群協作價值創造的良性循環。 出于這一認識,我對通證經濟與游戲化的結合產生了濃厚的興趣。然而尷尬的是,游戲化是從游戲當中總結和提煉出來的,偏偏我本人二十多年沒認真玩過游戲了,因此對于游戲化,我缺少體認,研究起來,總覺得像是讀外文小說,始終欠著那么一截流暢和透徹。當然,我也讀了不少游戲化的書,其中不乏國外游戲化大神的名作。但或許是我在這方面積累確實不夠,讀這些書總感覺是從理論到理論,體系很漂亮,一套一套的,畫成圖放在 PPT 很唬人,但真要用在實際項目的設計方案里,就感覺鞭長莫及了。更讓我疑惑的是,很多游戲化的文章,滿篇皆是行為經濟學和心理學,道理高深莫測,就是很少談游戲。我一邊讀這樣的書,一邊懷疑,這些游戲化大師真的玩游戲嗎? 有一次,我偶然讀到一篇談游戲化的文章,其中提出一個非常鮮明的主張,說最基本的游戲化就是“核心玩法 + 獎懲機制 + 社交”。這個提法,尤其是其中對于“核心玩法”的闡述,對我來說簡直是醍醐灌頂,一下子幫我疏通了很多思路。比如說,之前我在設計通證經濟的過程中,主要是從上帝視角來考慮系統的激勵合理性和價值流轉通暢度,不太從個體角度來考慮問題,有的時候普通社群成員動作太多,變化太多。而“核心玩法”就是從個體體驗出發,要求設計者給玩家設置一個最基本、最簡單、最高頻的“套路”,比如《超級瑪麗》的核心打法就是跳躍和躲避,《仙劍奇俠傳》的核心打法就是 45 度角戰斗,萬變不離其宗。這一原則與通證經濟完全是相通的,有非常強的指導意義。在比特幣中,礦工的基本套路就是布礦機、挖比特幣、再布更多礦機。這個“核心玩法”使得比特幣礦工在一個簡單的套路當中就支撐起一個可靠可信的全球數字賬本。這篇文章里對于游戲化的闡述與眾不同,對我非常有幫助。 出乎我意料的是,這篇文章的作者劉沐真竟然是我通證經濟系統設計培訓課程當中的一個學員,不止一次聽過我的通證經濟課程。他本人也是一個創業者,并且正在規劃自己的游戲化區塊鏈項目。這篇文章其實是從他寫的一本書里節錄出來的,因此我立刻下單購買了這本書,書名叫做《游戲化戰略——虛擬現實重構企業管理新模式》。說實話,這本書的標題并沒有很好的體現實際內容,也許改名叫做《游戲化思維及其應用》更合適?,F在游戲化也是個專業領域,我不知道這個領域里的人對這本書如何評價,但對于我這個搞區塊鏈和通證經濟的人來說,這本書是非常對味口的,尤其開頭兩章和結尾兩章,簡直處處都有啟發。更令我高興的是,從字里行間就能看出來,作者是真正玩游戲玩出來的游戲化專家。在書中闡述道理的時候,他對于各種游戲的設置和思路非常熟悉,經常在一段文字當中將跨越數十年的幾個游戲當中的元素串聯起來,舉重若輕地舉例說明自己的一個觀點。很明顯,沒有幾萬個小時的反復實戰和思考,是不可能做到的。玩游戲要能進得去,講道理則要能出得來,這位作者同時具備這兩個能力,在我看來是真正的游戲化專家。 我聯系了劉沐真,開始了與他的交流。我們進行了多個回合的對話和討論,有一些有趣的觀點。我認為這些討論對于整個區塊鏈和通證經濟的發展可能有一些意義,因此用文字方式加以整理,分兩部分發表。第一部分主要是談通證經濟當前遇到的問題,第二部分主要是談游戲化對于通證經濟的價值。 通證經濟的困境 孟:我聽說你準備進入區塊鏈領域,但我覺得有必要提醒你,現階段區塊鏈項目敗多勝少?!皡^塊鏈項目”或者“通證經濟”在中國興起是 2017 年的事情,迄今已經兩年多了。然而,兩年多以來,在數以百計的項目當中,能說“成功”二字的寥寥無幾。大多數的項目,不是最終淪為拉盤砸盤跑得快的賭博游戲,就是停留在白皮書和發布會上的嘴炮,更有甚者,很多根本就是傳銷欺詐的項目也打著區塊鏈和通證經濟的旗號大行其道。很多人都氣餒了,懷疑區塊鏈和通證經濟作為一種商業模式根本就是個偽命題。你怎么看? 劉:通證經濟肯定是有巨大價值的,這一點我是從邏輯上推出來的,按照馬云的話說,是相信所以看到,不需要看到才相信。我是 85 后,我這一代人可能是第一代互聯網原生數字公民,膽子比較大。因為互聯網這個領域,基本就是贏家通吃,你必須做市場上第一個吃螃蟹的,承受看錯趨勢的風險。如果按照傳統的思路,等別人先成了你再上,風險是沒有了,機會也微乎其微了。 區塊鏈經濟的邏輯肯定是通的,包括你寫的很多文章,你講的課程,對我一個搞游戲化的人來說,是很容易接受的。我總結的不一定準確,但是在我看來,你說的通證經濟就是社群經濟的一種玩法,就是用一套 token 配合一套獎懲規則,你叫激勵制度,鼓勵社群團結起來一起做一件事情。你在最近火幣大學的課程里提出來一個通證經濟的有效性前提,就是說,如果某一件事情,在中等協作強度上,參與的人越多,規模越大,創造價值的能力就越強,賺錢效率就越高,那么在這里用上通證經濟,就能夠獲得成功。 現在的問題是,什么事情符合上面所說的這個前提?肯定不是所有的事情。有些事情不是規模越大效率越高,你比如說做核心技術的研發突破,證明一個數學定理,可能就是一兩個天才最有效率,一大堆人湊在一起在一旁起哄,只能幫倒忙。還有些事情,對于協作強度的要求太高,通證經濟也無效,比如說冒著掉腦袋的危險上戰場打仗,這個你靠 token 激勵,恐怕遠遠不夠。這樣的事情,通證經濟就幫不上忙。所以如果有人說通證經濟適合所有的事情,那我肯定是不同意的。 但是我認為在互聯網上,確實有很多事情,是符合你提出來這個通證經濟的有效性前提的。我為什么特別確信這一點?因為大型網游就是符合這個邏輯的例子。一個大型網游,就是一個大社群,也是一個虛擬經濟體,人越多越好玩,經濟越繁榮,越能賺錢。所以對于像我這樣研究游戲化的人來說,通證經濟的邏輯肯定是成立的。這個邏輯如果不成立的話,網游就不可能發展起來。所以我不需要其他人證明給我看,我要先做成證明給其他人看。 再說,比特幣已經證明了這個事情的可能性。我看到一個說法,說如果把比特幣看成一家公司,這家公司的創始人失蹤了九年,沒有總部,沒有辦公樓,沒有員工,也沒有董事會和管理層,但是它的股票漲了三百萬倍。 孟:但有些人認為比特幣是一個特例,其他的區塊鏈項目都得死。我這幾年來遇到很多宣稱自己能夠一眼看穿事物本質的智者,現在他們普遍熱衷于論證為什么比特幣是唯一有價值的區塊鏈項目。我前不久還看到一篇文章,洋洋灑灑數千言,就為了論證為什么比特幣不但現在是、而且將永遠是唯一一個成功的區塊鏈項目,而其他的項目都不可能成功,必然是垃圾。 劉:你說的這種觀點在我看來肯定是不成立的。比特幣之所以有今天的價值,是因為人們認為它開創了一個新的世界,相當于開了一個巨大的私服,并且成為這個新世界的基石。只有這個新世界足夠大,比特幣才足夠值錢。如果比特幣的模式沒有可復制性,如果這個新世界壓根不存在,或者根本就是個垃圾場,比特幣這塊基石也將失去意義和價值。換句話說,從長遠來講,比特幣不可能單獨成功,區塊鏈和通證經濟的成功絕不會是個別一兩枝獨秀,要么“團滅失敗”,要么“扎堆成功”。 孟:我曾經在一個場合預言說,從現在開始算起,幾年之內我們會迎來一個通證經濟項目扎堆成功的浪潮。不過現實情況,“團滅”這種可能性還沒有消除。通證經濟搞了幾年,應該說目前還是處于困境。 我覺得主要問題還是我們這個社群的認知問題,對區塊鏈和通證經濟討論很多,也有不少指點江山激揚文字的文章,但其實對這件事情的原理和規律的認識還非常初級,你讓任何一個人出來主導一個項目,不管他文章寫得多好,說得多么頭頭是道,面對兇險的市場波動,都還是會感到巨大的無知和無力。 劉:我覺得大多數項目其實就是想很快圈一筆錢,所以流行的很多觀點其實都是以到市場上圈錢為目標,根本不是以把項目做成功為目標。我進入這個圈子,聽到的“成功故事”,基本都是講怎么造概念、操縱市場。很多人并不相信區塊鏈背后的商業邏輯,也并不真的在乎,只要能圈到錢就是勝利。 孟:這個想法也在變,大家發現好像真正發了項目的團隊,絕大多數日子都過得不好。我遇到不少后悔的,覺得還不如原來的模式。 劉:會這么想的團隊,基本都是想干事的,純圈錢割韭菜的項目,早就跑路了,當然跑路以后可能也后悔,畢竟東躲西藏擔驚受怕的日子不好過。但是對那些想干事的團隊來說,基本邏輯雖然是通暢的,確實也還有一些重要問題并沒有搞清楚,所以才不知道怎么走。 孟:是的。遠遠沒有搞清楚。兩年多以來,我一直努力地收集、跟蹤和研究國內外各類的通證經濟項目案例,當然更主要的是跳到具體的項目里去調研,甚至親身參與了一些項目的設計實踐,就是為了搞清楚一些問題。我跟大部分區塊鏈創業者有一點不同,我并沒有把從個別項目當中獲取成功作為首要目標,而是把尋找和理解通證經濟的本質和規律作為首要目標。所以我經常說,我的目標是要把通證經濟變成一個有理論支撐、可重復驗證的理論甚至學科。 這是有風險的。畢竟大多數相關的知識和經驗只能靠實際調研和實踐,從書本上得不來,因此就要花很多實踐和精力去到處跑、去調研。如果花了這些時間和精力,到了最后被實踐證明確實是走不通,確實是我想多了,那對我來說就是悲劇了。相比之下其實搞區塊鏈金融風險要低很多,因為很多模式已經被驗證了,很多知識都可以在書本上學到,輕松又安全。華爾街就是這個路子,把數字資產當成一種新的交易標的,把區塊鏈當成新的金融交易技術平臺,其他的部分一概不觸碰。 通證經濟其實是顛覆性很大的一個方向,理論上、實踐上和合規方面的挑戰和風險都很大。因為現有主流的經濟模式,是以企業為中心、以生產為中心的。企業雇傭員工,以命令的方式組織員工生產,然后再把產品賣出去。整個經濟制度、金融服務、監管稅收體系,都是圍繞企業這個基本單位構建的。而通證經濟,就跟你剛才總結的一樣,它實際上是一個巨大的互聯網社群經濟,它是以個人為中心、以交易為中心的,理想的通證經濟里面是幾十萬、幾百萬個體,沒有誰來命令誰、強迫誰,大家就是在一個激勵規則和一套信息系統里面,由自由意志引導相互交易、相互協作。所以本質上通證經濟就是市場經濟,但它是一個在特定規則之下的“子市場”,而這個子市場當中的主體是個人而不是企業。所以你看,現代的銀行系統,主要是圍繞企業賬戶提供各種信貸金融服務的,但通證經濟中,我們是沒有企業賬戶的概念的,所有的賬戶都是個人賬戶。 這個轉變對于現代經濟制度的沖擊是非常巨大的,而且是根本性的。當然我并不認為通證經濟可以和應該取代所現有的全部企業,但是我堅信在很多場景下,通證經濟比現在以企業為中心的經濟模式要更有效率。我們必須證明這一點,否則主流社會沒有理由付出巨大的代價來接受通證經濟。 劉:最好的證明還是通過扎堆出現的成功案例來讓監管部門和大眾看到實實在在的好處,畢竟這個世界絕大多數人對于展望和創造未來是沒有興趣的,他們只相信眼見為實。舉個例子,電商在邏輯上顯然是成立的,而且從 1999 年就有了,但大眾實際上也是到了 2010 年之后,親眼看到淘寶、京東的崛起,才逐漸承認的。區塊鏈和通證經濟恐怕也避免不了這樣的一個過程。 孟:這一點我相對樂觀,一旦解決了認知的問題,大量的成功項目會噴涌而出,公眾會迅速理解這個新的范式,速度會比互聯網快得多。而我認為,游戲化是實現突破的一個關鍵元素。這就是為什么我來跟你交流的原因。 劉:但我覺得游戲化能解決的問題,是項目已經上了正軌之后,至少它的發心得是正的,邏輯是順的。 有些項目是根子上有問題,這種項目越用游戲化越糟糕。比如從一開始就是沖著割韭菜來的,設的就是一個龐氏的局,說是區塊鏈項目,里頭所有人全是投機客,全是今天進去明天就想賺十倍出來的人,沒有消費者,沒有買單的人。這種項目往往單純強調經濟激勵,向社群承諾或者暗示高收益,激發社群嗜血的投機牟利心態。一個好人掉到這個局里也變成刀頭舔血的賭徒。 你只要稍加分析,就會發現,整個系統當中沒有創造有價值的產品和服務,沒有人掏錢買單,所有人參與其中都是為了快速賺錢。這種項目就是龐氏騙局無疑。通證經濟能夠發揮作用,要么就是降低了交易成本和交易風險,要么就是提高了分工協作水平,提高了個體間合作的積極性。這些效果最終反映出來,是更有競爭力的產品和服務,更好的用戶體驗。最終還是要有人來買單。沒有人買單的系統肯定是龐氏騙局。我之所以選擇游戲化這個方向,不光是因為我最熟悉這一塊,更重要的是我知道游戲化作通證經濟,是有人買單的,有人愿意花很多錢買單。這個基本出發點必須得先有。 然后就是這個項目得符合通證經濟的適用條件。你不能生搬硬套,以為在應用中塞一個 token 就是通證經濟了。 我剛才也提到,并不是什么事情都適合用通證經濟的。有很多事情根本不需要大規模協作,人多了反而效率低,這樣的事情并不適用通證經濟。但是在現實當中,很多項目為了賣 token 賺錢,或者趕時髦,也不管自己這個行業和場景適不適合,不由分說就加token 進去。 通證經濟就是社群當中的經濟模式,好的通證經濟一定要有梅特卡夫效應,也就是網絡效應:社群規模越大,價值創造效率越高。金融應用符合這個條件,所以比特幣是成功的。但是并不是只有金融應用符合這個條件,通訊、游戲、社交、特定愛好者網絡,還有很多的應用,都符合這個條件。 孟:是的,一是不了解通證經濟適用的條件,二是不理解通證經濟發揮效用的原理,缺少獨立的思考,那就只能盲目跟風,不講邏輯,空談概念,市場上哪個模式火就抄哪個,哪個項目翻的倍數高就學哪個。比如去年看到EOS 做超級節點風生水起,就紛紛推出超級節點制度,今年看到某項目搞所謂“共振”,就紛紛模仿類似模式,最近看到比特幣一枝獨秀,恍然大悟,原來還是算力挖礦最靠譜,于是回歸算力挖礦。從來也沒有認真分析過這些項目背后的真實邏輯,而是空泛的喊概念,今天喊去中心化,明天喊社區節點,后天這些概念統統敗了,于是發現還得是讓礦工買礦機交電費才能支撐幣價。 通證經濟再怎么說,都得遵守最基本的經濟規律。通證經濟如果有用,如果確有價值,一定是可以用經濟學、金融學、心理學里的原理來解釋的,一定是不違背規律的。但我看到一些區塊鏈項目的宣傳和活動,主要是拋概念、表決心、喊口號、放消息,不知道他們在背后是否冷靜的思考過自己的系統何以有效,邏輯上是否講得通,對其他項目的模仿是否合理,符不符合經濟學的規律?我覺得大家都應該追問一句,得讓項目把道理講通。經濟活動最根本的元素就是分工、協作、交易,你如果不能講清楚通證如何有助于提高這些最基本經濟活動的效率,那就是不講道理。 很多項目就是不講道理,通過所謂的市值管理在市場上制造一個又一個的假象,卻連一個講得通的邏輯都沒有。你看他們的白皮書,會感覺他們發了一個token,就可以抓著自己的頭發把自己拽飛起。但是這樣的項目只要善于在市場上興風作浪,往往能夠在一段時間里蒙蔽不少人。 劉:不講道理,完全被現象牽著鼻子走,這是我們中國人特別容易犯的毛病。從根本上來說,我們的文化是極端經驗主義的,永遠相信存在既是合理,現象就是硬道理,對于理性和邏輯是缺乏足夠的信心和耐心的。但是這個情況你也很難改變,現狀就這樣,幾代人的時間可能都改不過來。所以現實的解決之道,就是利用它,因勢利導,做出現一些“好”的成功案例,用“好”的現象去牽大家的鼻子。一旦出現幾個成功案例,大家也會一窩蜂的去追捧去模仿。 孟:還有一個問題,通證激勵不合理。有些項目,發心是正的,業務邏輯也可行,但是通證激勵制度跟他要獎懲的目標對不上。 這是我的主要研究方向,就是如何設計通證激勵才能真正推動社群發展。這塊內容說起來就很復雜了,需要從四次分配的角度和“鑄幣稅”分配的角度來分析,在這里就不展開了。 現在有一個很突出的問題,把全部心思用來玩通縮游戲,想盡各種辦法凍結流動性,但從來不想著怎么能夠提供真正有價值的產品和服務。 現在如何通過控制 token 發行量來強迫幣價上升,成了圈子里的一個“顯學”。兩年多以來搞了不少創新,比如回購銷毀,發行量動態收縮,等等。今年以來流行的staking 和 DeFi, 當中有相當多的想法也是沖著凍結流動性,推動幣價上升去的。 我不是說這件事情沒有意義,其實通縮文化算是區塊鏈經濟當中一個比較鮮明的特色,各個項目都以胸口碎大石的決心向社群承諾通縮方案,這本身就是民間對官方不斷制造通脹貶值貨幣所作出的一種反應,不管它有沒有道理,反正已經蔚然成風。我在自己的一些設計建議當中也經常遵循這一慣例,在一定范圍之內,可以做到利大于弊。 問題是,你不能只想著這件事,舍本逐末。因為一個通證項目,歸根結底是要看它對外提供什么產品和服務,創造什么價值,就好像一個國家的經濟,歸根結底取決于實體經濟,取決于能夠制造多少產品和服務,而不取決于央行貨幣管理的水平。 我最近看到不少通縮設計方面的奇技淫巧,真是高超。但與此同時,我不得不想,有這個本事,為何本末倒置,不在“供給側”下功夫?實際上,系統能夠供給有競爭力的產品與服務,對于 token 的價值是最有力的支撐。不解決這個問題,把全部心思都放在玩通縮游戲上,這個路子如果能走通,那我們全體老百姓都可以不工作了,只要央行官員把貨幣量控制好,國家就富裕了,民族就復興了。這肯定是扯淡嘛。 劉:我認為你說的“供給側不足”的問題是特別突出的。從游戲化的角度來看,正是因為多數項目對于用戶的真實需求發掘不夠,在供給側拿不出能夠滿足用戶需求的消費性產品來,所以一股腦的走向單純經濟激勵,給用戶發錢。給錢是最不用動腦子的方式,因為用戶對錢的需求始終存在而且無窮大??蛇@樣一來他們也就失去了靠產品賺錢的能力,只好走向龐氏騙局。 根據我對于游戲化社群的觀察和經營來看,單純經濟激勵是一個誤區。在游戲當中也有經濟激勵,但是絕對不單純依賴經濟激勵。恰好相反,經濟激勵應當適可而止,應該深度理解玩家的心理需求,提供多方面的激勵,比如榮譽感、特權感、掌控感、自我認同,或者說的白一點,讓玩家覺得爽。其實游戲就是賣“爽”的感覺給玩家。為此游戲化積累了很多經驗和技巧。 我經常站在游戲化的視角來觀察和研究區塊鏈項目。換一個說法,就是我經常把一個區塊鏈項目看成一個網絡社群游戲。如果從這個視角來看,絕大多數的區塊鏈項目可以說是太粗糙了,在發掘用戶需求方面做得非常不夠,對于游戲化領域積累起來的大量經驗和技巧也知之甚少。 比如你剛才提到的供給側不足的問題,其實在游戲化里有一整套理論來指導虛擬物品的供給和數值設置的問題。如果沿著這個方向思考問題,很多通證經濟系統是可以向用戶提供大量虛擬商品和服務的,而且用戶會非常樂于購買它們。如果這些商品和服務必須以項目主通證購買,那就相當于支持了這個主通證的價值。我認為這個是解決你剛才所說的供給側不足的一個有效的辦法。當然具體問題要具體分析,很多行業級的區塊鏈項目恐怕要定制考慮。 孟:是的,我完全贊同。通證經濟本來就鼓勵社群內交易,社群內交易越活躍,通證經濟就越繁榮,項目發起者剛性兌付的壓力就越小。所以我認為游戲化確實是通證經濟走出困境必須要考慮的一個方向。 劉:再補充一點,我覺得現在絕大多數區塊鏈項目都不好玩,不夠酷,索然無趣。這塊有很大的潛力,是游戲化能夠幫忙的。 很多人對此不以為然,覺得大家參與區塊鏈就是沖著賺錢來的,不是來玩的,要是沖著玩,不如直接去玩網游。但我覺得這兩個事情根本是可以結合的,把區塊鏈做成一個大游戲,不但完全可能,而且應該是非常有好處的。 我舉一個例子,我有一個朋友是中國狗狗幣(Dogecoin)社區的發起人之一,她給我講了不少狗狗幣的事,非常有意思。這個項目基本上違反了各種通證經濟的規則,發行量巨大而且永遠增加,功能也特別簡單,什么智能合約、高性能、并發、跨鏈,提都不提。創始人一早賣空了所有狗狗幣跑掉了。但是因為狗狗幣是用于打賞的,社區建立了一個搞怪搞笑的準游戲文化,所以狗狗幣社群一直在發展,現在排名全球第29,而且社群支持熱情非常高。我今天早上還看到狗狗幣社區煞有介事的發了一篇搞怪新聞,說狗狗幣創始人因為謀殺一條狗而被逮捕了。估計社區的人再大笑至于,也會給作者不少打賞吧。我覺得這個就是歪打正著的一個通證經濟游戲化的案例,證明游戲化是可以給通證經濟帶來很多好處的。 (待續)
孟巖 62001

Facebook 數字貨幣:緣起、意義和后果(萬字長文)

2019-08-16 22:20
6月18日,Facebook位于瑞士的子公司LibraNetwork(天秤座網絡)將發布其加密數字貨幣項目白皮書。此前BBC報道說這個數字貨幣叫做GlobalCoin,翻譯過來就是“全球幣”。不過后來又傳來消息說,GlobalCoin只是其員工在內部的昵稱而已,該數字貨幣正式的名稱還是Libra(天
孟巖 54022

評論:JPMCoin 與 Schneier 教授的“區塊鏈無用論”

2019-08-16 22:09
春節假期一結束我就來澳洲出差,飛機一落地就看到兩個大新聞,一喜一憂。喜的是摩根大通發了自己的數字貨幣 JPM Coin,憂的是我心中的密碼朋克英雄 Bruce Schneier 教授放炮說區塊鏈無用。國內朋友立刻在微信上問我的看法,我想與其有一句沒一句的回復一些只言片語,倒不如把我的想法系統的說一下。不過落地澳洲以后確實挺忙的,今天才得到一點空,快快寫幾句。 必要的話說在前面,我的思考還是很淺的,而且也沒有足夠的時間研究這個問題,特別是我對于銀行支付清算業務的理解有限,所以有淺薄不當之處,還請讀者體諒和指出。 實際這兩件事情不應該分開看,而應該視為一問一答。Bruce Schneier 教授的言論是 2 月 6 日po 在 Wired 博客上,因為春節的原因,2月 12 日消息傳到國內。只隔了一周,2 月 14 日,摩根大通宣布 JPM Coin。我們應該問,如果 Bruce Schneier 是對的,那摩根大通為啥要發 JPM Coin?特別是摩根大通的 CEO 杰米·呆萌同志以前狂噴比特幣,肯定不是區塊鏈的盲目信徒,也不會是為了趕時髦(現在還趕個毛的時髦...)。 作為全美最大的銀行之一,此次不但發幣,而且確實發在私有鏈上(基礎設施是從 Ethereum 改出來的 Quorum,項目地址在這里:https://www.jpmorgan.com/global/Quorum)。摩根大通到底是出于什么考慮? 我談談我的看法。 首先說一下 Bruce Schneier 的背景。 Bruce Schneier 是最全世界受尊敬的密碼學家之一,著名的密碼朋克,也是多產的密碼學和計算機安全作者。他最最為人銘記的貢獻是在 1993 年出版了石破天驚的密碼學名著《應用密碼學》。這本書永遠的改變了全世界密碼學應用的面貌,可以說是密碼學從軍用走向民用的關鍵一步。 具體地說,在 Schneier 教授出版這本書之前,密碼學基本上就是一種軍用技術,各個國家在這個領域投入大量的軍費,秘密開發部署,基本不讓普通民用企業和個人接觸。而民用密碼學是什么水平呢?美國情況我不了解,中國的情況我還有印象,當時在中國的電腦技術報刊雜志上,還有很多程序員和業余愛好者發表各種自制的密碼方案,其技術水平還停留在一戰以前,可以說是土法煉鋼,根本不堪一擊。 正是因為 Schneier 教授的這本書,才使得中國以及全世界很多國家的程序員有機會一步到位的學習世界先進水平的密碼學。更狠的是,當時美國政府把密碼學程序代碼視為軍火,不允許出口,結果 Schneier 教授找到了法律中的一個空子:法律不允許代碼放在磁盤、磁帶、光盤等介質上出口,但忘了把紙介質包括在其中。于是 Schneier 教授一不做二不休,把全部加解密算法的 C 語言源代碼印在書里,其篇幅占全書一小半。 可以說,Schneier 教授以一己之力幫助全世界開發者跨越了幾十年的黑障。這是什么精神?這就是密碼朋克的精神。要不是有一批像 Schneier 教授這樣的人“冒傻氣” 似的把這些技術免費開放給全世界,至少中國今天的 IT 和互聯網產業完全不會是這個樣子。 Schneier 教授后來還寫了很多書,不過僅憑這一本,他已經彪炳史冊了。我是程序員出身,所以 Schneier 教授確實是我們這一代程序員心目當中的英雄。 那么一代密碼學泰山北斗生懟區塊鏈,怎么看待呢? 實際上 Schneier 教授對于區塊鏈的核心批評是 “Verification is not trust”,就是說,驗證不等于信任。他的意思是說,區塊鏈不管有多少節點,這些節點對于一筆交易賬目只能驗證其數據完整性(data integrity),并不能判斷這個交易在現實世界中是否是值得信任的,因此也就跟信任差著十萬八千里。所以,區塊鏈并不能解決信任問題,所以其實沒啥用。 我舉個具體的例子。假設有一個人打電話說是某醫院急救中心工作人員,聲稱你小孩緊急入院并需要一筆押金,然后給了你一個醫院的賬戶,讓你用區塊鏈匯款給這個賬戶。在這種情況下,什么是驗證,什么是信任呢?驗證是指你匯款的這個行為能夠得到區塊鏈上多數節點的認可,他們能確認你的賬戶上確實有足夠的錢,并且能確認你的錢確實轉給了那個地址,這個是區塊鏈節點力所能及的事情。但這遠遠不夠,你需要的其實是信任。信任是什么?信任是你要能確認這個賬戶屬于那家醫院,以及這個打電話的人是那家醫院的工作人員。這兩件事情,是區塊鏈上的節點無法確認的,不管有多少節點為這筆交易做了 verification,仍然構不成 trust,這仍然可能是一個騙局。也就是說,你們區塊鏈節點整天嚷嚷分布式共識,還搞出一大堆牛叉算法來,搞得大家崇拜不已,還以為你們能達成多么天大的共識來,鬧了半天,共識來共識去,都是些小事,真正需要你們共同背書、保證、認定的,你們啥也共識不出來。 Bruce Schneier 以這個理由否定了區塊鏈,有沒有道理呢? 既有道理,也沒有道理。 有道理,是指 Schneier 的這番言論,如果被視為警告和訓誡,是非常言之有物的。某些不明就里的區塊鏈愛好者,看到一些宣傳口號,就以為區塊鏈能解決全部信任問題,這其實是一種誤解。抱有這種誤解的人,仔細讀讀 Schneier 教授的觀點,能幫助他加深對區塊鏈實際能力的認知。 然后,有道理的部分就到此結束了。很遺憾,我確實覺得在這個話題上,Schneier 教授進入了自己不熟悉的領域。他認為達不成信任,區塊鏈就毫無意義,他抨擊私有鏈毫無價值,這兩個觀點我都不贊成。 先說區塊鏈如何實現信任。這個其實已經有很多討論,自主權身份加上區塊鏈上的歷史交易數據就可以解決。這不是我今天論述的重點,所以我不展開說,只是結合上面的例子介紹一下。如果是在上面的例子里,我確實不知道這個地址是不是醫院的,但是自主權身份技術可以讓這個地址的所有者向我證明,他擁有來自衛計委簽發的身份證書,而那個簽發證書的衛計委有人大、國務院聯合簽發的身份證書,以此類推。如果我還想更謹慎一點,可以要求我的人工智能助手檢查和分析該地址的交易記錄,看看是否有很多人在給他支付醫療費用,它是否跟社保機構賬戶、保險公司賬戶之間有定期的支付結算記錄,這些記錄的頻率和時間模式是否匹配一個公共醫療服務機構,如此等等,人工智能助手可以在一分鐘后以一個置信概率告訴我這個地址是否屬于一家公共醫療服務機構。這樣一來,我們就可以實現從驗證到信任的飛躍。 這里的核心問題,是根據一個賬戶的全部歷史行為來判斷它的性質。這是我們產生信任的唯一方式。一個賬戶,如果從它誕生的第一天起,它的全部行為都像是好人的賬戶,那它就是好人的賬戶。就這么簡單。我們在現實世界中對他人建立信任,主要也是通過追蹤其歷史記錄這一個方式。 當然,你可能要問,醫院為什么要讓自己的交易記錄暴露出來給你的人工智能查閱???他不愿意咋辦?這就觸及到區塊鏈的一個基本原則了,就是數據和規則的透明。今天不在這里展開,我以后專文分析。 再說私有鏈無用論。談這個問題,就要結合摩根大通 JPMCoin 了。 先介紹一下摩根大通。摩根大通英文名 JPMorgan Chase,財經界稱“小摩”。有小摩當然就有大摩,大摩是指投行摩根斯坦利( Morgan Stanley)。大摩小摩本是同根生,它們的前身就是美國金融史上赫赫有名的 JPMorgan 公司。1930 年,根據美國格拉斯-斯蒂格爾法案,JPMorgan 公司拆分為摩根大通和摩根斯坦利。 (花絮:JPMorgan Chase 的名字很有來頭,這其實是兩個人的名字。JPMorgan 當然就是大名鼎鼎的老摩根啦,不多說。Chase 是誰呢?是指 Salmon P. Chase,此君是美國南北戰爭時期的財政部長,也就是林肯的搭檔,在內戰中搞出一系列操作,確保了北方的財政優勢,可為居功至偉。不過他主導發行的綠背鈔票在戰爭中貶值一半,也因此挨了不少罵。實際上這家銀行跟 Chase 毫無關系,銀行以 Chase 命名,只是銀行家們向財長大人致敬的一種方式,你懂得。) 2010 年之后,摩根大通就成為美國最大的金融服務機構,資產負債表總規模約 2.6 萬億美元。 好,下面我們來說 JPMCoin,把這個事情說明白,Schneier 教授的“私有鏈無用論”也就基本回答了。 摩根大通在自己的網站上發表了一個簡短的 QA (https://www.jpmorgan.com/global/news/digital-coin-payments),我知道國內有媒體已經將它翻譯成中文并且發表了。希望各位往下讀之前,確保已經認真讀了這個 QA,否則我下面說的很多事情可能令人感到費解。這個 QA 說清楚了很多問題,但還有很多重要問題顧左右而言他。所以我在這里就不重復它,而是提供一些解讀和合理的推測,供各位分析。 先說結論,JPMCoin 是摩根大通在區塊鏈金融領域的一次戰略級嘗試。所謂嘗試,就是可能失敗,允許失敗。如果失敗,他們可以再繼續完善,不是說必須得畢其功于一役。所謂戰略,就是意義重大。如果成功,對于摩根大通來說就是個高維競爭利器,對于華爾街來說,可以擴大和增強對全球金融業的統治力。 關于 JPMCoin,技術實現上沒啥了不得的,難點在搞清楚其經濟系統背后的價值和意圖,值得關注的問題有這么幾個。 第一個問題,為什么 JPMCoin 只供摩根大通的機構用戶使用? 第二個問題,主要用來干什么?有什么優勢? 第三個問題,作為一個準入受限的區塊鏈,誰可以成為 JPMCoin 的區塊鏈節點? 第四個問題,JPMCoin 未來發展方向是什么?對于摩根大通和華爾街來說意味著什么? 我一個一個來談談自己的看法。 第一個問題,為什么 JPMCoin 只供摩根大通機構用戶使用? 兩個原因。 第一個原因是技術上 JPMCoin 的基礎設施 Quorum 還不能支撐 C 端支付應用。Quorum 是摩根大通開發了兩年的私有鏈/聯盟鏈技術,可以視為是以太坊的私有/聯盟鏈版本。以太坊的技術實現和代碼水平其實并非頂級,所以這個基礎不是特別強。根據這里(https://medium.com/menapay/menapay-blockchain-tests-quorum-tps-8aac5f51820b) 的測試,去年三季度,在 7 個節點上,Quorum 最高也就能達到 150-170 TPS,支撐機構間交易是足夠了,支撐 C 端支付應用還差得遠。C 端支付所需要的性能至少數千至上萬 TPS。支付寶在去年雙十一創造的峰值交易記錄是 25.6 萬 TPS。大家可以自己對比一下。 第二個原因,在目前 JPMCoin 的應用場景下,個人用戶從區塊鏈支付中感受不到什么好處,能夠感受到好處的主要是機構用戶。這個道理要結合下一個問題講。 第二個問題,JPMCoin 主要用來干什么?有什么優勢? 在 QA 里摩根大通說,JPMCoin 主要用來做機構間支付,主要優勢是可以提高支付效率。 這里的關鍵問題是,JPMCoin 為什么可以提高支付效率。這是理解整個 JPMCoin 以及區塊鏈金融應用價值的關鍵。 區塊鏈數字貨幣提高機構間支付效率的核心原因,是可以將支付和清算兩步并做一步走,或者說,使用區塊鏈數字貨幣可以實現支付即清算。 摩根大通的前身 JP摩根公司,在美聯儲成立之前,事實上是全美銀行業的清算中心。當時紐約的主要商業銀行都在 JP摩根公司開戶頭,然后每天銀行下班以后,各銀行的清算代表就聚集到 JP 摩根公司的一間辦公室里,開始盤賬。這里我是說真的,沒有任何夸張和玩笑,在一個多世紀以前,真的有這么一群人,每天傍晚聚集到一個辦公室里面對面的、耳鬢廝磨的相互盤賬。他們把彼此銀行之間的每一筆相互支付加起來,最后得出一個凈值,然后動用自己在 JP摩根公司開的賬戶里的錢來相互支付,這個過程就是清算。 清算是記賬行為的直接后果。如果使用現金,則可以避免。比如,讓這幫銀行代表各自捧著一堆現金,每當有一個客戶從 A 銀行匯 100 塊錢到 B 銀行,A 銀行代表就抽 100 元鈔票交給 B 銀行代表。反之,每當有一個客戶從B 銀行匯 100 塊錢到 A 銀行,B 銀行代表就抽 100 元鈔票交給 A 銀行代表。咱們誰也別偷懶,規規矩矩付現金。那么這一天下來,一下班,賬目已經清清楚楚了,咱們這邊不用清算,直接就可以揮手明天見了。 但是這么做太麻煩了,也容易出錯啊。所以各機構多方之間的相互轉賬,都是以記賬方式進行,而這些轉賬交易的原始信息又分散在多個不同的賬本上,所以需要每天花時間清算。時至今日,計算機可以將這個過程的效率大大提升了,但是清算本質上嚴重拖累了機構間支付和交易的效率,先不說多了這么一個環節拖慢了效率,更嚴重的問題是對不上賬。一旦出現對不上賬的問題,哪怕是一分錢的出入,工作人員都得徹夜不眠不休,人工核查,找到問題。 中國有全世界最牛叉的央行清算系統 CNAPS,但是其本質距離上面說的過程相去不甚遠,同樣存在繁復的清算過程。而且只要有清算環節,只要涉及到多本賬的問題,對不上賬的情況就會以超乎你想象的高頻率出現。因為問題出在銀行 A 和銀行 B 各自的私賬里,所以 CNAPS 再快再牛,也解決不了問題。 可見,上述問題是記賬模式的本質問題,要想徹底解決這個問題,就必須回到現金模式。而區塊鏈就為解決上述問題鋪平了道路。 我雖然對于 JPMCoin 的細節還了解不夠,但是根據下圖的描述,JPMCoin 支持之下,摩根大通機構賬戶之間的相互轉賬是通過直接移動 JPMCoin 進行的。當現金移動的速度足夠快的時候,就成為首選支付方式了,從而也使得清算環節變得不再必要。 僅就這一點,摩根大通就可以大大的提升機構用戶之間相互轉賬支付的效率,免去令人痛苦的清算和對賬過程,對機構用戶來說簡直是太大的福音了。 這也就能把第一個問題回答完畢了。為什么 JPMCoin不面向普通用戶?因為普通用戶在現在的支付場景中,根本感覺不到清算所帶來的痛苦,他們以為自己的支付轉賬實時到賬了、結算了,其實根本不是,是支付機構把后面的麻煩事給包攬了。所以痛苦在機構這一邊,因此也只有機構才能感受到 JPMCoin 的好處,普通用戶感受不深。 第三個問題,作為一個準入受限的區塊鏈,誰可以成為 JPMCoin 的區塊鏈節點? 這個問題就是摩根大通沒有講清楚的了,也是我最關心的事情。 核心問題是,摩根大通會讓自己的主要機構客戶來運營節點嗎?如果是的話,那么就非常有意思了,因為這就是真正實現了行業內的去中心化。 舉個例子,如果摩根大通的兩家客戶都是銀行,分別是銀行 A 和銀行 B,銀行 A 現在有一筆給銀行 B 的一萬美元的轉賬。 如果銀行 A 和 B 都不是區塊鏈上的節點,那么他們兩位都得信任摩根大通選擇的那些節點,這種信任顯然還是建立在區塊鏈之外,還是以中心化方式建立起來的。也許摩根大通選擇的幾個節點全都是自己的數據中心,那就跟用區塊鏈做數據庫的中心化系統沒多少差別了。這也就是 Bruce Schneier 說他對于私有鏈不感興趣的原因。 但是如果銀行 A 和 B 都是區塊鏈上的節點,那就有意思了。因為 A 和 B 相當于也是這本賬的主人,他們不需要實現信任任何第三方,而是可以自主的為自己發起的交易背書。其他節點一看,你們兩個自己都認了,那我們也樂得做個順水人情,給你個 verification 吧。在這里,verification 和 trust 就統一起來了。而至少在這個小圈子里,我們就實現了去中心化。 不過我估計一開始 JPMCoin 不可能采取這個做法,畢竟 Quorum 技術上也撐不住。但這個發展方向,應該說是有吸引力的。最重要的是再不失主導權的前提下占居道義上的制高點。不要小看這個東西,道義的力量長期來說是無可阻擋的強大。 最后一個問題,JPMCoin 未來發展方向是什么?對于摩根大通和華爾街來說意味著什么? 在 QA 中,摩根大通暗示了兩個發展方向。第一個就是縱向深入到他家其他的業務當中,他們點了存管業務(custody)、清算、結算業務(clearing & settlement),恐怕這還只是輕輕撓了撓水面,不過已經很有想象空間了。我們通證派的看法,區塊鏈既然可以做數字貨幣,就可以做數字MBS/ABS,數字債券,數字股票。摩根大通業務范圍極其廣泛,一旦在支付領域應用成功,其他方面就可以逐漸推開。請注意,Quorum 作為以太坊變體,是有執行復雜智能合約的能力的,絕不是轉個賬了事。摩根大通選擇 Quorum 作為自己的區塊鏈技術發展方向,未來必然在智能合約應用方面有大動作。 另一個方向就更有想象空間,那就是發行錨定其他國家貨幣的 JPMCoin 變體。在QA 中,摩根大通明確說這是未來會考慮的事情。這個就猛了,如果摩根大通能夠在同一個區塊鏈上支持錨定多個不同外幣的數字貨幣,然后再搞一個數字貨幣交易中心,摩根大通就可以在技術上實現一個全球清算中心。請注意,中央銀行最早的功能就是清算。如果摩根大通乘勝追擊,搞一個同業拆借市場,自己再扮演一下最終貸款人和交易商的角色,呃,這樣搞下去,它就可以事實上成為一個世界準央行。這意味著什么呢?意味著摩根大通可以在高效、平等、去中心化的旗幟下,整建制的把另一個國家金融活動和經濟活動吸入麾下。這個腦洞太大,也太陰謀論了,但是各位平心而論,技術上難道不是完全可行的嗎? 1913 年美聯儲成立之前,JPMorgan 公司事實上是美國的中央清算銀行,它的實踐為美聯儲的成立掃清了道路也積累了經驗?,F在,摩根大通要干的這件事情,歷史的看,又將為誰掃清道路、積累經驗呢?有意思,很有意思。 講完這一層,我想對于 Bruce Schneier 教授的質疑,JPMCoin 確實已經給出了一個很有力的回答。但我還想補充一點自己的看法,就是關于美國和華爾街的區塊鏈戰略。 世界上不同國家對于區塊鏈和數字貨幣的態度現在已經出現了明確的分野,應該說大多數國家的政府視數字貨幣為賊寇,這是事實,毫不夸張。國內傳說某些國家對數字貨幣態度如何溫和友好,大多是沒有了解最新情況。最新情況就是,數字貨幣在大多數國家現在都是灰頭土臉。 問題在于,很多國家的政府覺得,美國也是這么看的。你看,美國證監會對某些數字貨幣項目的態度多么的兇狠啊,罰錢又抓人,這還不夠說明問題的嗎? 還別說,美國還真就不是這么看的。 我的觀點是這樣的,華爾街已經看清楚了,區塊鏈和數字貨幣是好東西,也是危險的東西。如果為我所用,它不但可以幫我提高效率,而且可以幫我進一步擴張和擴大全球金融霸權。但是如果野蠻生長,這個東西也完全可能成為顛覆我的武器。所以怎么辦呢?華爾街來了個一手硬一手軟。硬的一手由證監會來辦,以證券法為依據,大張旗鼓、無遠弗屆的打擊“體制外”野蠻生長的潛在顛覆性力量。對于比特幣這種已經成了氣候的體制外經濟體,采用吸納、控制、打壓、體制化的方式,使之弱化為一個普通的金融投機標的,完全在華爾街的游戲規則內玩耍。軟的一手,則是由類似摩根大通這樣的“自己人”非常積極的探索區塊鏈和數字貨幣的技術和“建設性”應用。實際上摩根大通的 JPMCoin 只是一個代表,華爾街有很多精英已經在探索將整個金融服務整建制搬到區塊鏈上,美國整體上也對各種可控、建設性的區塊鏈和數字貨幣項目保持嚴肅的溫柔。目前在這個新賽道上,美國已經處于領跑位置。而在這場新的競賽中,冠軍的獎賞將是對全球經濟和金融的更深、更直接、更具藝術性的掌控和收割,以及對道義制高點的占領。 想到這里,我不禁感嘆,腦子真的是個好東西。美國有腦子,華爾街有腦子,我們不能不佩服。
孟巖 60183

通證經濟將在兩個方向上闖出新路——元道、孟巖對話

2019-08-16 22:04
【作者按】整整一年前,中關村區塊鏈產業聯盟理事長元道先生就區塊鏈和通證經濟與我進行了一系列對話,并由我整理成文陸續發表,后在行業內引起了比較大的反響,尤其是我們將“token”翻譯為“通證”,以及將通證經濟作為區塊鏈主要應用方向的建議,已經獲得廣泛接受。一年間,區塊鏈產業和通證經濟都發生了重大的變化
孟巖 59787

孟巖:交易系統會成為一種泛在的基礎設施——《區塊鏈:交易系統開發指南》書序

2019-08-16 22:01
交易(transaction)是最基本的經濟活動,也是區塊鏈中最基本的數據結構。我當初學習比特幣技術的時候,對比特幣里的 transcation 數據結構設計狠下過一番功夫研究。
孟巖 58338

區塊鏈通證及通證經濟

2019-08-16 21:59
上周,柏鏈道捷CEO孟巖先生前往清華,分享了一場主題為《區塊鏈通證及通證經濟》的專題演講,內容富有干貨,以下為演講實錄:
孟巖 64795
加載更多

熱門文章

日本免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