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圍繞Curve的權力之爭

律動BlockBeats 2021-07-14 10:10 1.73萬
分享

不同的 DeFi 協議之間正在進行一場權力爭奪戰。

Yearn、Convex 和 Stake DAO 正在為積累 veCRV 而戰,力求在 Curve Finance DAO 上擁有權力和影響力,并最終能夠為其用戶提供更高的收益。

這里的規則是:

每個玩家必須通過向其用戶提供具有吸引力的收益率來尋求增加 TVL。

為了提供最高的收益,每個玩家必須以 veCRV 代幣的形式積累積分。

veCRV 代幣允許每個玩家提高他們的收益率并控制 Curve 治理投票,因此允許他們吸引更多的 TVL。

不同的玩家可以在同一個游戲中使用不同的策略,但在其他地方玩是沒有意義的。

這里沒有失敗者,只有大贏家和小贏家。

而且游戲將一直持續。

從表面上看,在這場游戲中似乎有三個確定的競爭者,然而,現實要復雜得多。

在 Curve 戰爭中戰斗的不僅僅是白名單協議,還有中心化實體,他們也希望借此激勵他們的貨幣或項目。

那么,到底是誰在和誰戰斗,最終的游戲又會是什么樣子的?

Convex 的到來為這個 Yearn 和 Stake DAO 已經在玩的游戲增加了額外的緊迫性。

Convex 得到了「Curve 的支持」(見 Convex 網站頁腳),這意味著 Curve 的一些開發人員投資了這個項目,并幫助他們編寫了代碼。

我們可以把 Convex 看作是 Curve 進入他們自己游戲的一個玩家。

雖然這顯然給他們帶來了優勢,但他們的地位與 Julien Bouteloup(Stake DAO)沒有什么不同,盡管他是 Curve 核心團隊的一員,但現在仍在為控制 Curve 而奮斗。

Andre Cronje 和 Banteg——兩個最知名的 Yearn 開發者,也在這場比賽中占據了先機,通過對項目的貢獻、提供流動性或通過 Banteg 在 Twitter 上寫的「pReMiNinG」,獲得巨額的 CRV。

在這場比賽中,沒有玩家可以被看作是「局外人」;他們都以某種方式幫助了 Curve 的創建。然而,這并不意味著競爭激烈程度的降低。

CRV 于 2020 年 8 月 13 日推出。

十天后,Andre Cronje 發出了標志著 Curve 戰爭開始的推文。

AC 已經獲得了對 Curve 協議的巨大權力,并試圖大力激勵他的新 yPool。

當你考慮到誰控制了 0x431 錢包時,Curve 的回應就更有意義了。

Nansen 將 0x431 列為第一個耕種 YFI 的錢包。除了持有大量的 K3PR,這個錢包現在也在投票增加 Fantom 池的比重,所以也許你可以得出自己的結論。

隨著時間的推移,越來越多的用戶會將他們的 CRV 鎖定在 veCRV 中,而投票權也將變得不那么集中,Curve 也將繼續增長 ......

正是在 2020 年 11 月推出的 Yearn backscratcher vault 將這場斗爭帶到了協議 VS 協議的層面。

通過將他們的 CRV 永久鎖定在 backscratcher vault,(并因此將他們的投票權授予 Yearn),用戶可以獲得比他們將代幣鎖定在 Curve 本身更高的 APY。

然后,Yearn 可以利用這些 CRV 來影響 Curve 的投票,使之有利于他們,并提高他們所有基于 Curve 的資金池的收益;最終帶來更多的用戶和更高的 TVL。

在這一點上,Yearn 沒有真正的競爭對手。Cronje 正在建立他的去中心化壟斷,而沒有人試圖阻止他。

Stake DAO 及 Julien Bouteloup

Stake DAO 是 Yearn Finance 的直接競爭者。這兩個平臺都為用戶提供了各種資產的收益率,并且都使用了 Curve 作為其主要金庫的基礎層。

Stake DAO 的到來并非沒有戲劇性。Yearn 的開發者指責 Julien 偽造了他們的協議,而且沒有添加任何自己的東西,導致 Julien 被踢出了幾個私人小組聊天,并進一步激化了已經醞釀了一段時間的爭斗。

Stake DAO 一出現,Yearn 就開始在 Twitter 上大力宣傳他們的 yveCRV 金庫。然后,斗爭就開始了。

在 2021 年 1 月至 3 月期間,Yearn 和 Stake DAO 就開始直接競爭 CRV 存款。每個協議都在積極宣傳他們的金庫,并游說 CRV 鯨魚向他們各自的平臺存款。

當 Yearn 在 2 月初推出 yveCRV<>ETH 池,并允許用戶從 backscratcher 提款改善交易的同時,增加了競爭,因為用戶的資產不會再受困于該策略。

雖然用戶現在可以提取他們的 CRV,但金庫仍然繼續增長,因為 Yearn 利用了他們與 SushiSwap 的合作關系來激勵 yveCRV<>ETH 池,并創造一個更高的 APY,增加了對 yveCRV 的需求。

而這種改進的用戶體驗迫使 Stake DAO 提供了同樣的服務,5 月,Stake DAO 發布了一個 sdveCRV 平衡池,sdveCRV/CRV 的比例為 90/10,仍然激勵用戶鎖定他們的 CRV,但也為那些希望解鎖的用戶提供了一些退出流動性。


上圖顯示了 Yearn 和 Stake DAO 對 veCRV 的穩定積累,而 Convex 則在 5 月的突然崛起。

不過,雙方對 Convex 的到來有著不同的反應。

Yearn 積極地推行他們的積累策略,而 Stake DAO 則決定采取不同的路線。

Stake DAO 沒有使用他們的 veCRV 來提升自己的金庫,而是選擇將他們的 Curve 池遷移到 Convex 上面運作。此舉使他們目前能夠提供比 Yearn 更高的 APY。但未來,Stake DAO 也可能會感到遺憾,因為它放棄了更多的權力給到了已經強大的 Convex 平臺。

正如下圖所示,擬議的比重變化顯示了鯨魚和項目都在為激勵自己的議程而斗爭。

Convex 如何使用他們的力量?

Convex 只分別用了 2 天和 14 天就超過了 Stake DAO 和 Yearn。

在 4 年的 CVX 激勵計劃結束時,Convex 可能會有足夠的 TVL 和平臺收入,為 cvxCRV 的質押者提供可持續的高 APY。屆時,Curve 也將發布新的產品,而隨著 Curve 的增長,Convex 也將增長。

由于他們已經有了很好的定位,所以如果 Convex 決定在未來推出一些自己的獨特策略,那么就可以很容易地與 Yearn 和 Stake DAO 競爭,而不僅僅是為了 CRV。

隨著 DeFi 的發展,更多的「收益率聚合器」平臺將被推出,而對建立在 Curve 之上的需求也只會增加。不會永遠只有三個競爭對手。

這場比賽遠未結束,但參賽要求使得加入其中的難度將越來越大。

一個協議要想使用 veCRV,必須被列入 Curve 的「SmartWalletWhitelist」合約中。

由于智能合約地址的 veCRV 可以在所有者之間轉移,智能錢包要經過一個白名單過程,以防止濫用。

目前,只有 Yearn、Stake DAO 和 Convex 在這個名單上。

在 CRV 代幣價格為 2 美元的情況下,一個協議必須吸引價值約 1.3 億美元的 veCRV(供應量的 30%)才能成為 Curve 的白名單。

然而,即使有了資金,白名單也不容易進入。目前,已經有多個失敗的提案,因為對 Curve 協議或其代幣持有人沒有足夠的直接利益就會被拒絕。

所有參與 Curve 治理的人都受到激勵,以防止任何白名單協議,或 Curve UI 中列出的協議出售過量的 CRV。

一個常見的協議策略是出售耕種的 CRV,以便為它們自己的用戶創造一個 APY。

這是 Curve 治理論壇上的一個熱門話題,許多代幣持有者對此則提出了抗議,并將其作為將申請人排除在白名單之外的理由。

有人提議以 veCRV 而不是 CRV 的形式分配耕種獎勵,或以兩者的比例分配,以減緩 Yearn 耕種 / 傾銷的速度。

當 Alchemix 希望 AlETH 被列在 Curve UI 中時,Curve 介入并阻止了它,而這也引發了一些爭論。Curve 表示,這是為了防止「雙重傾銷」,但一些人懷疑 Curve 是否應該參與捍衛自己的代幣價格。

我們采訪了 Alchemix 的主要開發者 Scoopy Trooples,以了解具體發生了什么。

Scoopy Trooples 表示,通過 Charlie,我與 Curve 取得了聯系。在我們推出 alETH 的幾周前,我在詢問 Curve eth 元池的情況。他說他們沒有(這個計劃)。我回答道,看來只得用 uniswap 或 balancer 了。接著,Charlie 說他給我們做了一個 alETH/eth Curve 池。然后,幾個星期過去了,我告訴 Charlie 我們已經準備好啟動了,他卻說不要這個池子了,因為 Alchemix 用的是 yearn,「會傾銷太多的 curve」。后來,在啟動前幾天,我著急地尋找了一個替代方案,并在 egirl 中抱怨了這種情況,然后 egirl 成員 devopsfan 就提出把 aleth 放到 Saddle 上??吹?Saddle 有我們想要的軟掛鉤池的屬性(因為它是 Curve 的 Solidity 版本),我們就接受了他們的邀請,并在短時間內部署在了上面。這并不是對 Curve 的追捧。這只是為了我們的協議利益而做的最好的事情。雖然我喜歡與其他協議合作,但我不會為了忠于其他協議而損害我們的項目。如果我們選擇了 sushi、uni 或 balancer,alETH 掛鉤將更難建立和維持。

Crypto Twitter 喜歡戲劇性,所以這些事件的陣營主義使其成為流行的話題。

然而,有些人對它的看法是不同的。

寄生的協議可以被排除在白名單之外,但要對抗分叉則比較困難。

首先是 Swerve,有自己的「匿名」團隊,然后是 Saddle,有他們的風投資金。

Curve 在其代碼中擁有有效的、可執行的知識產權,但這并沒有阻止他們中的任何一個進行抄襲嘗試。

Saddle Finance 直接抄襲了 Curve 的代碼,但 Curve 是用 Vyper 編寫的,而 Saddle 則是用 Solidity 重寫。

Curve 可以通過執行這些知識產權來制止 Saddle,并向未來的競爭者發出警告信號,但他們應該這樣做嗎?

目前,其用戶還沒有決定。

爭論的主要話題不是 Curve 是否存在這樣的抄襲案子,而是是否應該追究。許多論壇成員認為這是 TradFi 的行為;是不符合 DeFi 的開放源碼文化的再論證的。

但是,不僅僅是 Curve 在找律師。

新的 Uniswap V3 也一樣。他們聲稱是 Curve 的競爭對手,并且正在進攻,以把代碼留給自己。

Uniswap V3 在商業來源許可下運作,限制在兩年內未經授權使用其源代碼,以便「Uniswap 社區可以率先圍繞 Uniswap V3 核心代碼庫建立一個生態系統」。

這種許可對一個匿名團隊有多大效果,還有待觀察。

但如果「不兼容的數學」實際上才是最好的護城河呢 ......

任何開發者想要保護他們的作品都是可以理解的,尤其是當它是如此獨特,如此具有經濟價值的時候,但這與開源的 DeFi 有什么關系?任何一方都會繼續進行這樣的訴訟嗎?

Robert Leshner 不贊成這個想法 ......


也許 Curve 起訴 Saddle 并不好看,但如果 Curve 起訴 TradFi 入侵者呢?

我們不會永遠在自己之間爭斗 ......

也許現在就是創建先例的時候了;下一次 Curve 戰爭會不會在法庭上發生呢?

Curve VS Uniswap

對 Curve 協議最大的挑戰者是最新的 Uniswap V3。

一些人預計 Uniswap V3 會憑借其主動管理 LP 技術成為「Curve 殺手」。

雖然 Curve 還沒有死,但 Uniswap V3 已經從他們的市場份額中分走了一大塊。在 2021 年 6 月,Uniswap V3 促進了所有穩定幣交易量的 40%。

由于兩者在 1000 萬美元以下的主要穩定幣交易對上提供了非常相似的結果,對于大多數用戶來說,他們在兩者之間的選擇主要會基于個人偏好,而不是金融儲蓄 APY。

但這并沒有阻止兩個協議發生公開的爭斗,因為他們會為向用戶提供最佳的匯率而斗爭。

雙方都在為勝利而戰,Curve 現在正與 Uniswap 直接競爭,在 Curve V2 中引入了波動性資產交易。

這場戰斗仍在繼續 ...

雖然 Curve 協議位于如此多的戲劇中心,但其創始人很少在公開場合發言。

然而,rekt 偵探總是會直接去找源頭。

我們找到了 Curve 的創始人 Michael Egorov,并讓他坐下來把事情說清楚。

Rekt:Michael,你好,感謝你與我們交談。自 CRV 代幣推出以來,已經有將近一年的時間了,現在代幣經濟學定義了整個行業的很大一部分。Curve 是否在按照你的預期發展呢?

Michael:是的,我想是的。

Rekt :好的,那廢話不多說,我們開門見山吧。在申請 SmartWalletWhitelist 時,協議必須滿足哪些要求?

Michael:基本上,錢包不應該成為一個可出售的票據(出售價值反而是可以的)。而且項目應該由有信譽的公司進行審計。

Rekt:目前只有很少的白名單協議,而那些被列入白名單的協議比其他所有都有巨大的優勢。這對 Curve 來說不是一個利益沖突的情況嗎,因為他們「支持 Convex」,而 Convex 又從不讓其他協議進入白名單中獲益?

Michael:嗯,我認為如果項目是絕對安全的,并且可以從白名單中受益,那么做起來應該沒有問題。當然,訣竅是,如果 Yearn、Convex 和 Stake DAO 都不想把某個項目列入白名單,那么我也不會有足夠的投票權來推翻他們。因為這些項目本身就有投票權。但 Yearn 投票贊成將 Convex 列入白名單!

Rekt:為什么 Alchemix 會被拒絕?

Michael:剛查過。Alchemix 從來沒有問過,也沒有一個提案。我的理解是,他們是使用 Yearn 的二階協議,所以不清楚會有什么好處。如果他們開始直接使用 Curve,那么 ... 總之,他們需要詢問 / 撰寫一個論壇帖子。

Rekt:他們已經決定使用你的競爭對手 Saddle Finance。你對 Saddle 有什么看法?

Michael:那是一個與錢包白名單完全不同的事情,是對在 ui 中上線的一個軟投票。DAO 參與者對上市 alETH 猶豫不決,因為抵押品會傾銷 CRV。我認為,無論如何,在這種情況下上線是好的。但由于速度太慢,他們還是選擇了 Saddle。而 alEth 也在幾天后被攻擊了。原則上,如果它是安全的,再次上線也沒有問題,他們只是有一個操作問題。

至于 Saddle,我認為 Saddle 違反了 curve.fi 的知識產權,因為它實際上是將 Vyper 的代碼翻譯成了 Solidity。這可以在法庭上證明。但我認為這是一個毫無價值的項目,所以這樣做是沒有意義的。此外,訴訟會傷害 Saddle 的創始人,但不會傷害推動它的風險投資人。因此,這可能更沒有意義。

Rekt:Robert Leshner 說「如果你想讓法院和政客來保護和控制你,那有「金融」。但如果你想要一個有彈性的、自給自足的、開放的、可升級的系統,那就有 DeFi?!鼓阏J為訴訟在去中心化金融中是否會有一席之地?

Michael:我認為只要有一個法律實體可以對另一個法律實體進行訴訟,這是很有可能的。而 curve.fi 和 saddle 都有。但從 Robert 那里聽到的是這樣的說法很奇怪。(要知道)Compound 在克隆他們的第一個版本時就起訴了 dForce。這有點像說 Compound 不是 DeFi。但無論如何。我不喜歡因為其他原因而起訴 saddle 的想法。

Rekt:非常有趣。我們得和 Leshner 先生談談這個問題。另外,Yearn 被描述為「寄生」協議,因為他們耕種和傾銷的 CRV 數量很大。你對每個白名單協議使用 Curve 的方式有什么看法,你希望在未來看到什么?

Michael:我不認為「耕種和傾銷」是寄生的,這是游戲的一部分。但當然不應該雙重鼓勵傾銷。我認為 Yearn 的工作方式是好的--這不是寄生的。人們只是不應該制造遞歸農場-循環傾銷(例如,想象一下,將一個代幣化的農場封裝在一個池子里,這個池子將得到更多的 CRV 并傾銷,然后 ......)

我最近有一些想法,那些穩定的代幣,但傾銷(或抵押品)可以以不同的方式激勵,比如激勵交易量(而不是現在的流動性)。目前還不清楚它將如何運作,但感覺這對 Curve 和代幣都有好處。

Rekt:說到交易量,外匯行業目前每天的交易量約為 6.6 萬億美元。你也能看到 Curve 會在未來拿走 TradFi 的一些交易量,如果是這樣,你如何看待采用的情況?

Michael:這就是我們的計劃。我認為它可以通過支持不同面值的穩定幣(不僅僅是美元)之間的交流來實現。當然,它應該包括這些增長。

Rekt:很好。但你不是唯一一個旨在顛覆這個市場的人。Uniswap V3 已經從你的穩定幣交易量中拿走了相當大的一塊。你對他們的 V3 有什么看法,Curve 打算如何與 Uniswap 競爭?

Michael:有幾個方法,一,我們只相信自動化的方法,而 Uniswap3 似乎不相信。不太自動化的方法對穩定幣 / 穩定幣交易有效,但對不穩定的貨幣對來說,這是極具挑戰性的。數字顯示,如果與「不收費的 Uniswap2」相比,旨在實現 Uniswap v3 流動性管理自動化的保險庫是虧損的,這意味著它們是非常次優的。因此,我們可能會在一個更不穩定的(資產)方面進行反擊(這需要大量的優化工作,目前正在進行)。

至于穩定幣 / 穩定幣對--Uniswap 目前受益于這樣一個事實,即它對那些不了解 dex 聚合器的用戶來說是非常有名的。即使是 uniswap2,通過 usdt/usdc 池進行的交易也是如此(交易者在那里因滑點而損失了很多價值)。

Rekt:Curve 第一個使用不穩定資產的資金池 Tricrypto,在近一個月前推出,你對它到目前為止的表現滿意嗎?下一步有什么打算?

Michael:我將重新啟動它:根據我學到的東西做了一些修改,加上得到了一個更快的模擬器,找到了更多的最佳參數。很多東西表現得非常好,但需要+1 次迭代。這就是為什么我們不做「100% 最終發布并取代一切」的原因。這是一個滾動發布系統,這樣我們就可以靈活地進行迭代。

Rekt:謝謝你與我們交談,Michael。哦,還有一件事 ...... 你最近有 0xc4ad 的消息嗎?

Michael:

啊。不太清楚,沒有。除非你認為 eth2 質押合約的匿名部署者是 0xc4ad...

Rekt 的讀者們,不要搞錯了,我們在這里看到的是一場權力之爭,而不是財富之爭。

創始人自己告訴我們,Curve 的目標是顛覆一個數萬億美元的市場,如果你正在讀這篇文章,那么你可能與他的愿景相同。

去中心化交易所日漸強大,具有諷刺意味的是,正因為如此,不同的方面都想把這種權力重新集中起來,以利于自己。

在鯨魚爭奪權力的同時,散戶們仍在尋求財富,而他們只會從中受益。

這個價值數萬億美元的行業的未來正在依靠著少數開發者形成,他們正在抓住機會,在這個空間仍然簇新時就建立他們的帝國。

Curve 的先發優勢意味著很難取代他們的位置,盡管競爭正在升溫,但該團隊還會帶來很多東西。

也許用戶界面不符合每個人的口味,但如果 Curve 的未來是作為一個基礎層協議,而不是「直接面向用戶」的體驗,這真的重要嗎?

如果你認為 Curve 之爭很激烈,那就等著看 Convex 之爭開始吧。

原文標題:《 CURVE WARS 》

原文來源: Rekt

原文編譯: Yangz,巴比特

本文來源:Rekt 原文作者:律動BlockBeats 責任編輯:三刀流ゾロ
聲明:奔跑財經登載此文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文章內容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自擔。

評論

還沒有人評論,快來評論吧

相關新聞

拜登預計將于下周發布關于加密貨幣和CBDC的行政命令

2022-02-18 18:12
奧巴馬總統和上屆政府都發布了與數字資產有關的行政命令。>

不以區塊鏈技術構建的元宇宙是不完整的,你同意嗎?

2022-02-18 17:35
元宇宙也有一個基本的、但略顯神秘的方面,將它與今天的互聯網區分開來,這就是區塊鏈。>
老雅痞 3155

尋找OpenSea的下一個挑戰者

2022-02-18 15:22
還有誰有可能挑戰OpenSea,打破NFT市場壟斷局勢?>
日本免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