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逐利到協力 「DAO」阻且長

凱爾 2021-12-20 10:14 1.77萬
分享

加密世界的進化史是一部熱點輪動史,當DeFi、NFT和GameFi逐漸不再性感時,DAO(去中心化自治組織)來了。

ConstitutionDAO是引爆這波DAO浪潮的主力,雖然沒能成功拍得美國憲法副本,但許多參與捐款的用戶選擇保留用ETH兌換來的PEOPLE,以DAO的形式繼續其他事業。這種去中心化協作的方式,很快激起共鳴,效仿者接踵而至。

幾天后,打著「釋放暗網『絲綢之路』創辦人Ross Ulbricht」 旗號的FreeRossDAO出現了。該組織募集了2836.637 ETH并為捐款者發放FREE通證,在拍得Ross Ulbricht發售的原創藝術品NFT(非同質化代幣)后,社區宣稱將用剩余的1390 ETH繼續為「釋放Ross」的終極目標而努力。

炒作風險立刻顯現。FREE在沖高至0.015美元后快速腰斬,一批追逐者資金受損。這樣的項目正在折損DAO的真正價值。

當然,真正的「去中心化自治組織」在目前的區塊鏈和加密世界中知易行難。

以DeFi應用的治理型DAO為例,持有治理通證的成員權益主要體現在發起提案和投票,具體執行還得由中心化的開發團隊完成,DAO成員缺乏全方位行使治理權利的能力。此外,由于缺乏完善的協作框架和協作工具,DAO的整個決策、執行和激勵端都會存在獨斷、不透明、成員間溝通不暢等問題。

在DAO領域做研究的先知實驗室認為,DAO在實際運營環節中應劃分明確的組織職能架構,制定激勵體系、淘汰機制等,并開發相適應的鏈上協作工具,細分職能「崗位」,并通過激勵措施實現高效協作。

加密世界對去中心化組織心馳神往,但「DAO」阻且長。

「募捐式DAO」走向炒作中心

不久前,ConstitutionDAO給加密世界帶來了一個宏偉敘事,它希望集結People(人民)的力量,共同募資來競拍美國憲法的副本之一,任何人都可以向指定地址發送ETH成為捐獻者,相應地,捐款人可以以1ETH:100萬PEOPLE的比例獲得PEOPLE通證。

在不到72小時,ConstitutionDAO從17437位用戶那里籌集了11600 ETH,價值約4900萬美元。遺憾的是,這次競拍以失敗告終。隨后,ConstitutionDAO開放了退款渠道。但故事并沒有到此結束,PEOPLE在價格市場引人注目,「持有者」看到了市場共識, 一度決定以DAO(去中心化自治組織)的方式繼續講故事。

ConstitutionDAO一呼百應式的現象將DAO概念推至高潮,盡管尚不清楚PEOPLE的持有者們還能拿它做些什么,但加密世界向往去中心化自治的嗨點又一次被戳動了。

幾天后,加密世界里以「募捐」、「拍賣」為目的的DAO又貢獻出新劇情。

12月2日至8日,身陷囹圄的暗網「絲綢之路」創辦人Ross Ulbricht 在NFT 市場 SuperRare 啟動了一次藝術品拍賣。這些藝術品由Ross創作,在支持者的幫助下鑄造成 NFT (非同質化代幣)形式。拍賣所得將用于籌建慈善基金,為其他犯人及其家屬提供幫助,還將用于資助一個信托基金,以幫助Ross提前獲釋。

暗網「絲綢之路」售賣的各種非法物品接受比特幣支付,Ross在加密世界享有一定名氣。有心人開始聞風而動,一個以「Free(自由)」為旗號的新組織FreeRossDAO出現了,發起人不明。


FreeRossDAO官網頁面

FreeRossDAO的第一目標是拍得Ross的NFT,并宣稱更大目標是推進監獄改革、釋放Ross。

這個項目很快吸引了大量關注,包括加密業專欄Bankless 創始人David Hoffman在內的圈內KOL表達了支持。最終,FreeRossDAO募集了2836.637 ETH,并按比例向捐款者發放FREE通證。

ConstitutionDAO競拍美國憲法副本失敗,而FreeRossDAO則以1446ETH拍下Ross的NFT,剩余1390 ETH被注入FreeRossDAO 金庫,并宣稱繼續以DAO的形式為「釋放Ross」的終極目標而努力。

一場號稱去中化的募資想要撼動法律的執行,聽起來十分幼稚,但故事的蠱惑性十足,打著DAO的名號,再加上有利可圖的加密資產,炒作的因子不安起來。

要知道,ConstitutionDAO目標折戟,但PEOPLE價格不降反升,一度漲至0.181美元。啥概念?當初捐1 ETH,換來的PEOPLE能換回超過45 ETH?!改季枋紻AO」有超高的回報率先例,FreeRossDAO的募資就輕松許多。

但逐利帶來的投機性風險立馬顯現。12月16日,FREE在上線交易后一度沖高至0.015美元,然而,炒作獲利者快速拋售籌碼。第二天,FREE便跌至0.0075美元左右,直接腰斬。這個DAO的故事里,一定有人受傷。

在社交媒體上,無論是PEOPLE還是FREE,成立DAO的目標不是話題,討論價格的人明顯更多,DAO越來越像ICO(首次代幣發行)的變種,只是募資不再僅憑一紙項目白皮書,而是畫了一個令人血脈噴張但難以實現、執行模糊的目標。

誰又在意這個目標呢?一級市場募資、二級市場變現才是真正的目的。兩個DAO如何實現他們各自的理想,都沒有具體可行的方案。

今日之DAO何成ICO變種?

為什么一些DAO走向了ICO甚至龐氏?因為炒作正在模糊DAO的真意。

DAO概念最初于2013年被以太坊創始人Vitalik Buterin提及,它的全稱是Decentralized Autonomous Organization,譯為去中心化的自治組織。

這個概念理解起來不難。正如投資機構Scalar Capital聯合創始人Linda Xie的解釋,DAO是一個圍繞任務組織的團體,該組織通過區塊鏈,協調并實施一組共享規則。定義中,「去中心化的」說明它注定是反壟斷和統治的;「自治的」是因為它基于智能合約,這些智能合約本質上是運行在公鏈網絡中的應用程序;「區塊鏈上」決定了它的透明和公開;「圍繞任務」說明組織成員會有計劃地達成某種特定目標。

幾乎所有的去中心化項目都可以泛指為DAO,包括比特幣、以太坊,以及Uniswap等DeFi協議。由于加密世界賽道和場景繁多,當前已經衍生了許多種各具特色的DAO。


Uniswap治理頁面

典型的有Uniswap、Compound這類協議治理型DAO,它們經常會通過投票的方式來決定Token分配,決定流動性資金池、質押收益池以及應用功能的部署等問題;還有投資型DAO,比如GameFi打金公會Yield Guild Games(YGG),DAO孵化器MetaCartel DAO,它們是以投資為導向的DAO,成員們通過協作獲得收益并進行分配;此外還有Flamingo DAO、Pleasr DAO等專注于NFT收藏的DAO;也有媒體、社交、人才招聘等垂直應用型DAO。

盡管加密世界的DAO各式各樣,但發展早期呈現出不成熟特征,與理想中的去中心化自治組織相差甚遠。以鏈上去中心化應用的治理型DAO為例,大多數DeFi項目都發行了治理通證,但絕大多數項目的開發迭代仍依賴于創始團隊。此前,Synthetix創始人Kain將決策權下放至委員會,但后續出現了許多問題難以解決,原本已經退出決策的創始人不得不回歸項目,繼續領導。這導致多數項目在開發上仍存在中心化主導局面。

DeFi的社區治理也暴露出一些不那么去中心化的現象。此前,借貸協議Venus某個已經投票通過的提案,被官方團隊動用開發者權限一鍵否決了。

此外,普遍存在的情況是,多數持有治理通證的DAO成員缺乏行使治理權力并為項目提供貢獻的意識,使得DAO組織呈現松散懈怠的狀態。區塊鏈研究機構先知實驗室認為,這主要是由于社區對DAO的重要性并不能完全理解,「越是在fomo情緒濃的市場當中,用戶教育成本也越高,這意味著大量用戶并無充足耐心理解DAO的重要性,也導致用戶對去中心化自治的興趣不足?!?/span>

綜合來說,DAO由于去中心化的自治和協作,不可避免地導致組織效率低下,溝通和協作成本過高,這就導致DAO很難以完成一些復雜事項的協作;同時,DAO的組織形式并沒有法律法規上的依據,DAO的權利和義務也沒有得到充分監督。

當前,無論是最近火熱的ConstitutionDAO,還是Uniswap等已經出現許久的協議治理型DAO,都進入了發幣募資后DAO執行不理想的瓶頸。當群體的力量僅限于提供資金而不事必躬親時,現行的DAO距離理想的「去中心化自治組織」還道阻且長。

DAO落地亟待職能細分和「高級協作」

在先知實驗室看來,DAO的未來有著充足的想象空間,它具備自主性,任何確定的規則均基于去中心化系統自動執行,不以個人意志轉移;它足夠去中心化,任何發展決策均基于去中心化生態,公開透明,公正公平。

但DAO的愿景想要充分落地,必須像所有成熟的組織一樣,劃分明確的組織職能架構,制定激勵體系和淘汰機制等制度化內容。更重要的是,由于DAO運行在區塊鏈上,也需要在鏈上開發完善的協作管理工具。

先知實驗室按照協作復雜度將DAO分為初級、中級、高級三類。

初級協作需求主要包括捐贈、眾籌、團購等。這一點已經很容易實現,ConstitutionDAO就是一個例子。中級協作的需求主要是針對單個項目的公投系統,涉及到參數變更、金庫管理等,典型的例子是DeFiDAO、公鏈治理委員會等;高級協作則主要存在于公司型自治組織、Crypto社區等,比如由DAO發起的初始項目,開放且去中心的開發者協作組織等。

當前,市場已經出現了許多類型的DAO工具,比如用于管理社區金庫的多重簽名錢包Gnosis Safa,鏈下投票平臺Snapshot,用于討論治理建議的論壇Discourse,跟蹤社區參與和獎勵活躍成員的平臺SourceCred,創建和跟蹤鏈上治理委托的Sybil平臺等等。

不過,在專業開發者看來,大多數DAO工具還是僅針對一些較為簡單、單一的需求,如投票捐贈、資金管理等,難以處理高級協作需求。當協作框架和協作工具不夠完善時,DAO的整個決策、執行和激勵都會存在斷層和溝通不暢的問題。

先知實驗室以創建一個初始的DeFi項目為例,做了一個詳細的DAO組織架構劃分(下圖所示),從中可見,其基于決策層和執行層建立架構,細分了團隊運營決策者、技術決策者、市場運營決策者、產品經理、項目經理、UI設計師、技術開發人員等多個具體的職能「崗位」??瓷先?,這像是一個極其細分的中心化技術公司的架構,但值得DAO用以借鑒,進行分工,以更高效地實現目標。


DeFi項目職能劃分示例(圖源:先知實驗室)

基于鏈游Axie Infinity衍生的YGG鏈游公會在這方面進行了一定的探索。社區制定了一個包括技術實現、產品與項目、通證分配、治理結構的主架構,并設立了創始人、顧問、國庫、投資者、社區成員等多種角色。同時,該公會已經有一套經過試驗的激勵機制,包括游戲獲勝者的獎金獎勵、升級和忠誠度獎勵、對DAO 管理的貢獻獎勵、質押獎勵等。

一個典型的DAO協作場景是,公會給那些想進入Axie Infinity鏈游但不愿或沒有能力購買游戲所需NFT的玩家提供了借貸通道,玩家可以通過向公會借3只Axie精靈NFT參與游戲進行打金,后續打金收益將以智能合約進行分配,70%收益歸玩家,剩余歸公會及社區。

同時,針對不同游戲,YGG又發展出更細分的「子DAO」——subDAO。子DAO類似于一個專門的、微型的經濟體。每個 YGG subDAO 都經過定制,專注于特定鏈游的特定活動和資產。例如,將會有一個專供Axie Infinity玩家使用的subDAO,一個專供王國聯盟玩家使用的subDAO等。每個subDAO都有不同的規則和條件,但最終仍為「主DAO」貢獻收入為目的。

這種按不同業務場景分層治理以實現高效協作的DAO,帶來了更深入切實地實驗DAO建設的范本,這或許是YGG鏈游公會能吸引1500萬美元風投的原因,資本也看到了DAO的發跡。

在專業觀察者看來,任何想要走向壯大的DAO,都應該重視每一名成員的力量,并基于鏈上協作管理平臺按職能分類,按需求分配任務并設立激勵機制。這樣一來,成員可以有目標地選擇擅長的任務去執行,從而高效完成愿景。

當前而言,相對完善的鏈上協作工具不足,DAO成員的協作和貢獻意識仍沒有得到充分啟蒙。以頗具代表性的Uniswap為例,理論上,每個UNI持有者都是其DAO成員,但它們能夠參與治理的方式主要體現在發起提案和投票,具體的執行還需要由專業團隊完成,這種形態顯然還不是DAO最理想的樣子。

可以預見,DAO將資本的加持、從業者的探索下,逐漸走向成熟,這期間,挑戰頗多,包括工具開發、成員身份認證、獎勵和懲罰機制制定、簡化協作流程等,只有這些落地,DAO才能從逐利炒作的項目走向高級協作體。

原文作者:凱爾

文章來源:蜂巢Tech

本文來源:蜂巢Tech 原文作者:凱爾 責任編輯:kennard丶寬
聲明:奔跑財經登載此文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文章內容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自擔。

評論

還沒有人評論,快來評論吧

相關新聞

拜登預計將于下周發布關于加密貨幣和CBDC的行政命令

2022-02-18 18:12
奧巴馬總統和上屆政府都發布了與數字資產有關的行政命令。>

不以區塊鏈技術構建的元宇宙是不完整的,你同意嗎?

2022-02-18 17:35
元宇宙也有一個基本的、但略顯神秘的方面,將它與今天的互聯網區分開來,這就是區塊鏈。>
老雅痞 3170

尋找OpenSea的下一個挑戰者

2022-02-18 15:22
還有誰有可能挑戰OpenSea,打破NFT市場壟斷局勢?>
日本免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