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話Vitalik:以太坊未來展望與行業思考

鏈捕手 2022-01-26 09:11 9034
分享

近日,加密視頻播客UpOnly邀請到以太坊創始人Vitalik進行對話,主持人為知名加密行業KOL Cobie與Ledger,其中他們對zkEVM進展、加密錢包優化、NFT前景、隱私挑戰等問題進行了詳細探討,以下是鏈捕手對該期播客的編譯,有部分刪減。

UpOnly:回顧過去,你認為以太坊上是否有任何事情是你后悔做過的,如果重新來一次你可能會采取不同的做法?之前你提到過有太多的聯合創始人是其中一個問題。

Vitalik:聯合創始人的事絕對是一件大事。幾年之后,一位當時放棄投資以太坊的VC告訴我說一個非常重要的原因是,他們知道有8位聯合創始人的項目是行不通的。我認為他是對的,有8個聯合創始人是一個大問題,因為他們有非常不同的價值觀,對什么是一個好項目和他們想要創造什么有不同的想法。

但我認為他低估的唯一一件事是,在那之后,最初的結構確實崩潰了,但事實證明以太坊有驚人的反彈能力。

還有一些小的技術方面的問題,比如我們不應該使用Merkle Patricia Tree(編者注:Merkle PatriciaTree又稱為Merkle Patricia Trie是一種經過改良的、融合了默克爾樹和前綴樹兩種樹結構優點的數據結構,是以太坊中用來組織管理賬戶數據、生成交易集合哈希的重要數據結構。),而是從一開始就使用Binary tree。

我也想過如果以太坊在最開始使用了不同的分發模型會怎樣?一個比較隨機的例子——比如將一半或三分之二的供應空投給比特幣持有者。那么它會成為一種怎樣的加密貨幣呢?成為一種比特幣的分支嗎?

再比如說,如果以太坊在最開始就沒有中心化的基金會會導致怎樣的結果呢?那么人們就可以在預售階段通過買入而參與項目后期建設的決定,那么這樣會使以太坊變得更可靠更中性,會不會就能吸引更多的人(原本被中心化思想冒犯過的人)參與?

UpOnly:你認為你會在余生都致力于建設以太坊么?還是會選擇一位繼承者,然后自己做一些別的事情,比如去做農業?

Vitalik:我認為以太坊將在很長一段時間里是我生活中重要的組成部分,但我也會一直做一些以太坊之外的事,比如現在我在嘗試著寫一些作品。但我不會強迫自己放棄以太坊的工作。

UpOnly:我們知道你的父母也是加密愛好者,他們知道你從事這個行業之后變得非常興奮。他們每天都密切關注著這個行業,參與在這個生態系統中的工作,這對你來說有什么影響么?

Vitalik:這其實挺奇怪的。你知道,像我爸爸之前是一位企業家(軟件公司創始人)到現在變成一位加密影響者。而我媽媽從以前研究藥物變成研究optimistic rollup。我當然希望他們一切都好,這也會讓我們的家庭聚會的討論話題變得更有意思。

UpOnly:你曾經在推特上發起過一次投票:問如人們在2035年醒來發現世界上80%以上的交易+存儲都用的不是ETH的貨幣,你希望它會是哪一個貨幣?選項有兩種,一種是從包括BTC、USD、ADA、SOL中選擇(結果是ADA以42%的選票獲勝),另一種是從TRON、BNB、CNY與NEO里選(結果是TRON以51.3%的比率獲勝),這次民意調查背后的宏偉計劃是什么?還是這只是一條垃圾內容?

Vitalik:我想感知一下社區的價值觀是怎樣的,看看他們是否有充分重視以太坊與其他加密貨幣的不同——有些加密貨幣是否更邪惡——它們可能是比現有經營模式更中心化以及反烏托邦的。還是他們會覺得最終加密貨幣會最終融為一體——我認為大多數人都認為這種情況會成立。

UpOnly:人們喜歡說某某某是中國的以太坊或者其他地方的以太坊,這種話會讓你感到煩惱么?

Vitalik:不,我不覺得,加密圈的人喜歡做一些瘋狂的事說一些瘋狂的話,我已經習以為常了。

UpOnly:你認為NFT為什么會在捕捉主流敘事方面如此成功?如果你今天做了一個新的白皮書,你認為未來會是怎樣的?

Vitalik:人們對擁有數字藏品和數字財產的愿望在很長一段時間里都非常強烈,NFT給了人們這種權利。它也吸引了更多的人,因為NFT也是繼加密貨幣和DeFi之后,區塊鏈技術的下一個主流用例。

我知道有非洲埃塞俄比亞還有拉丁美洲的藝術家在使用NFTs。它離完美還有很遠的距離,但它仍然是一種有效渠道,使有些非富裕國家的藝術家能在全球被大眾所看到。

關于NFT以后的發展,我想舉一個很隨機的例子?,F在人們會給登上珠穆朗瑪峰的人頒發證書,人們可以用這個證書給別人炫耀自己的成果。類似的,NFT也可以起到像證書一樣的效果,而且它可以被交易。如果將來選票也可以被交易的話,那么道瓊斯指數可能會很快崩潰。

像在傳統民主國家中,我們有類似無計名投票的悠久歷史,這些選票不僅僅是秘密進行的,而且你無法向別人證明你是如何投票的。如果有可能被真實證明,那么有些人可能會開始強迫對方投票,民主會更糟糕。

UpOnly:你認為以太坊作為一個社區,最大的研究問題是什么?

Vitalik:現在最重要的事情都是關于軟件建設以及優化的問題。比如PoS的工作機制,分片的相關概念以及它是如何工作的,比如數據可得性,樣本以及如何執行這些事情以及ZK SNARK,這些概念我們都知道怎樣使用,但它們仍然有許多需要被優化的地方才能使其更有效。此外還有MEV。

UpOnly:你認為加密錢包產品需要克服的最大障礙是什么?

Vitalik:我經常提醒大眾的關于錢包安全性的問題,尤其是關于多重簽名和社交恢復之類的東西。我們知道大多數加密錢包都有一個私鑰,由32字節組成的數字,如果你丟失了這串數字,你將丟失你加密錢包中的資產,或者是你的電腦被黑,你也可能丟掉你的加密錢包。

有許多解決方法,其中一個是多重簽名,即用戶可以建立一個有三個密碼的賬戶,一個密碼可以存在電腦中,一個存在手機里,第三個可以由你的朋友或者某個機構擁有,你需要3個中的2個密碼才能轉移任何資金。你的朋友或第三方機構即使決定背叛你,他們也無法偷走你的任何資產,因為他們只有一個鑰匙。

社交恢復的概念是這樣的:如果你有一個賬戶,你會選擇一些監護人并組成監護人列表。超過一半的監護人則有能力恢復你的賬戶。比如我的冷錢包就有6個監護人,他們都是我非常信任的人,但他們彼此之間不知道對方。

4個監護人以上的簽名則可以允許交易發生。我也有在我的博客vitalik.ca中寫過一篇關于社交恢復的文章,如果你有興趣可以去找找看?,F在還有很多技術難點沒有攻克,以至于它還很難被以太坊用戶應用,但我一直在努力使這些技術障礙變得更小。

UpOnly:以太坊上單筆交易費用對于投資組合較小的人來說過高,這也是他們進入以太坊的壁壘,你之前曾說過未來在互聯網的每筆交易費不應該超過5美分,你是否把這個當作以太坊的目標?你認為有可靠的路線圖來大規模實現這一目標么?

Vitalik:我認為要實現這個擴容目標需要在某種程度上犧牲去中心化或安全性或其他權利。假如我們徹底使用了跨鏈。比如在100個不同鏈上有著不同的應用與生態系統,若一個鏈受到攻擊,則整個生態系統都會受到危險的威脅。

但當我們創建多鏈的應用時,一條鏈可以在沒有另一條鏈的情況下恢復。Layer2正在變得越來越好,這里有很多工作正在進行中,例如將數據壓縮引入到optimistic rollup中可以使之變得比原來便宜1.5-2倍。如果可以將數據完全壓縮應用進去,則optimistic rollups將會變得像今天的zK rollup一樣便宜(也就是便宜了十倍)。

UpOnly:如果幾年后人們都可以以5美分的交易費價格進行交易,那通常每個人都只在Layer2進行交易,Layer1則更像一個使各種rollups相互交互的層。

Vitalik:是的。

UpOnly:你覺得zkEVM的進展狀況如何?你能舉例一下它的應用么?

Vitalik:我認為zkEVM的進展非常順利。人們期待在今年看到它的雛形,但在優化與安全審計顯然還存在一些挑戰,但我覺得它進展很好。在layer1中應用zkEVM意味著我們能用zkSNARK來證明以太坊區塊的執行是正確的,這意味著不是網絡中的每個節點都必須處理每個區塊,我們可以看到一個世界——只有一個節點需要完成所有算力,其他人都只需要驗證這個節點即可,所以這可以使運營一個節點更省時省錢。

而在layer2中應用zkEVM則意味著一個完全兼容EVM的zk RollUPs——這意味著它將在不需要修改/只需要很少的修改以提高有效性的情況下完全支持EVM,這會使gas費更低,因為hash函數在zk中更難證明。

對于用戶來說,我認為zk rollups相對于optimistic rollup更好的地方在于兩點:

第一,在optimistic rollup你有1周的等待周期來提取你的資產,而zk rollups中沒有這個等待期。因為optimistic rollup依賴于欺詐證明,它會默認情況下信任提交區塊的人,如果有一個區塊是錯誤的,那么有人會在一段時間內挑戰他們。而zk rollup中,當你提交一個區塊,你提交的是有證明權的區塊。所以假設你建立的是一個無效的區塊,它在一開始也不會被接受。

第二,zk rollup 的安全性風險更低。假設一個optimistic rollup需要在每秒處理10000個交易,則只有5個人有能力去參與節點的運行,假如有攻擊者遞交了某個假的交易記錄然后擊倒所有五個節點會怎么樣呢?但zk rollup完全不允許這種情況發生。

UpOnly:另一個是關于安全性的問題?,F在有很多機構投資者都進入了DeFi領域,你是否覺得目前有太多風險與相互依賴性,一小個漏洞就會導致整個系統崩塌。我們是否需要解決智能合約合作的方式,因為埋在5層深度的東西可能最終會成為損失數百億美元的觸發點。

Vitalik:這是一個很好的問題,也是我真正想盡量簡化這些協議的原因。當我跟團隊討論PoS或者分片會如何工作時,都會考慮盡可能的簡化一行行的代碼。也有很多簡化發生是因為有許多可以完全復制的事情,比如Optimistic和Arbitrium都是EVM鏈,它們使用的代碼與基于以太坊的層使用的代碼相同。

所以你知道在第一層中有相同的東西,在第二層中也有相同的東西——在很多不同的地方重復使用了很多同樣的加密技術,所以在四到五個不同的層中,有很多構建塊可以同時使用,這很有意義。

UpOnly:我想知道你是否認為有可能會出現類似于網絡標準的東西,可以用于長期保護鏈上的資產?

Vitalik:是的,我認為這類事情的標準會不斷發生,而且隨著時間的推移,所有去中心化的東西都必須升級到Layer2。我最近有嘗試把我的博客上傳到Mirror上,這會花費我大概15美元的交易費。我期待有一天ENS會支持Layer2,這樣我的交易費就可能會縮減到2美元,然后可能是20美分,最后是3美分。

UpOnly:當你把真正的隱私帶給人們的時候,會存在哪些風險,你認為未來會因為這個問題發生哪些爭執么?

Vitalik:我認為爭取更多的隱私是一個很重要的挑戰,現在我們很多人都低估了沒有隱私的風險。就像我們之后的所有東西都會變得更加密了,它們就會變得像是你銀行賬戶的twitter一樣。我們可以看到某個人給另一個人發了多少錢過去,如果縮小范圍,我們會想為什么這個人要給另一個人這么多錢,他的目的是什么,這很容易變得反烏托邦。

UpOnly:如果從投資的角度來看,你會把你的資產投入到什么行業(非crypto領域)呢?

Vitalik:我會選生物科技,我認為它會像過去70年計算機的飛速發展一樣,未來70年都會迅速發展。

UpOnly:可以給我們的觀眾說一下你的人生建議么?

Vitalik:我的答案是,大家可以嘗試在每一天都努力變成一個比昨天更好的人,比如你可以變得更友善,多學習一些知識,比如開始學一下西班牙語、數學或是密碼學等等。甚至可以多鍛煉身體,我現在就在為能跑完20km而努力。

來源 | UpOnly

編譯 | 董一鳴,鏈捕手

本文來源:鏈捕手 原文作者:UpOnly 責任編輯:Seven
聲明:奔跑財經登載此文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文章內容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自擔。

評論

還沒有人評論,快來評論吧

相關新聞

SUNRISE GAMING By DAO,開啟GameFi新時代

2022-02-18 15:09
游戲是元宇宙最佳切入點,GameFi更是火遍整個加密圈,在經歷了短暫的冷淡期后GameFi又迎來了高速發展。 而作為一個以桌游和DAO為主題的GameFi項目,SUNRISE GAMING By DAO以黑馬之姿迅速贏得全球社區和各大平臺的的關注。>

速讀摩根大通元宇宙報告:大機會在哪里?打工人與企業生存模式巨變

2022-02-18 13:43
當下,新數字時代的元素正在大規模融合,元宇宙正是其中的關鍵驅動力——將這些元素結合在一起,從而形成統一的、沉浸式的體驗。全球每年有540億美元花在虛擬商品上,這幾乎是音樂付費的兩倍;全球每天大約有600億條信息發送;虛擬生活的GDP在2021年大約為6.5億美元,其中只有約8000萬美元支付給創造者>

超級碗的加密時刻:是主流信號還是“網絡超級碗2.0”?

2022-02-17 16:20
超級碗上的加密廣告數量是一個信號,表明加密正在成為主流。>
日本免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