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解讀Coatue:向加密行業轉舵的「老虎環球基金」

Odaily星球日報 2022-02-15 18:19 3750
分享

不管是傳統投資領域,還是新興的加密投資行業,幾乎沒有人不知道 Coatue Management。

在 NFT 市場 OpenSea 的 3 億美元融資、支付公司 Silverflow 的 1700 萬美元 A 輪融資、Web 3 人才網絡 Braintrust 的 1 億美元融資、精靈寶可夢背后 AR 公司 Niantic 的 3 億美元融資、以及金融科技公司 Upgrade 的 2.8 億美元融資交易里,Coatue 都扮演了領投方的角色。今天,就讓我們一起來深入了解下這家投資巨頭吧。

從計算機轉向投資的“隱士”

在金融歷史上,有許多金融公司都是由兄弟一起創辦的:雷曼兄弟、所羅門兄弟、拉扎德兄弟、哈里曼兄弟和布朗兄弟等,他們都成為了華爾街的神話。盡管 Coatue Management 由 Philippe Laffont 和 Thomas Laffont 兩兄弟運營,但卻沒有以他們的名字來命名。

Philippe Laffont 和 Thomas Laffont 兩兄弟出生于比利時,年輕時候的大部分時光是在法國度過的。Philippe Laffont 比 Thomas Laffont 大兩歲,他形容自己像是一位隱士,尤其是在他十幾歲的時候。他說:

“我十六歲的時候非常宅,而且父母也不讓我出去玩?!?

不過,Philippe Laffont 并沒有閑著,他的所有空閑時間都用來研究自己癡迷的計算機技術了。事實證明,在計算方面的興趣助了他一臂之力——他在 1985 年成功申請到了麻省理工學院。次年,Thomas Laffont  就跟隨他的哥哥來到美國,在紐約法語學校完成了他的高中學業。Philippe Laffont 從麻省理工學院拿到了計算機科學碩士學位,并在畢業后就職于麥肯錫的馬德里辦事處。值得一提的是,在加入麥肯錫之前,他曾三次應聘于蘋果公司,不過均未成功。對于 Philippe Laffont 來說,在西班牙工作有一個好處,那就是他可以與妻子安娜·伊莎貝爾·迪茲·德·里維拉呆在一起了,安娜是一名律師,其家族在西班牙頗具影響力。

兩年后,Philippe Laffont 在麥肯錫的合同即將到期并準備返回美國,但他的妻子安娜卻想要留在家鄉。最終他們達成了妥協,Philippe Laffont 決定到安娜的家族企業工作一年?;仡欉@段經歷,其實對他來說是非常重要的。然而在當時,Philippe Laffont 卻很消沉,因為他被分配到了辦公室,整體無所事事,為了打發時間開始每天閱讀《先驅論壇報》。

很快,Philippe Laffont 便對股票產生了濃厚的興趣。他通過每天閱讀《先驅論壇報》來觀察市場的變化。不久之后,他便開始小試牛刀,挑選了一些他看好的藍籌科技公司來投資。Philippe Laffont 的早期投資組合中包括了微軟、英特爾和戴爾。盡管當時 Thomas Laffont 身處加利福尼亞,但他也參與了投資行為,兩兄弟會經常探討關于投資的想法。

90 年代中期,像微軟這樣的科技公司開始大幅升值,這不禁讓兄弟倆信心滿滿。連 Philippe Laffont 自己都開始搞不清楚究竟是他們的運氣太好了還是他們的投資技巧厲害,他曾表示,假如沒有碰上這個黃金時代的話,兩兄弟“肯定就放棄投資轉而做其他事情了?!?/span>

用2分鐘爭取到老虎環球基金的職位

在辦公室呆了一年之后,Philippe Laffont 和安娜就搬到了美國,不過 Philippe Laffont 并沒有來到硅谷工作,而是選擇在華爾街大展身手,他先是在一家共同基金公司謀得了一個無薪職位,不過沒過多久他就獲得了升遷。在一次會議上,Philippe Laffont 遇到了對沖基金公司老虎環球基金創始人朱利安·羅伯遜 (Julian Robertson)。

和最初在蘋果公司的求職經歷一樣,Philippe Laffont 一開始也是被拒絕的,鑒于他在麻省理工學院的學習經歷,他的簡歷被自動發送到了老虎環球基金的 IT 部門,不過對方以“沒有空缺職位”的理由拒絕了他。 然而謝天謝地,另一扇門向他打開了。據 Philippe Laffont 回憶說,朱利安·羅伯遜給了他一個機會,當時他只有兩分鐘的時間來為自己爭取,于是非常直截了當地告訴朱利安·羅伯遜他想要一份為老虎環球基金挑選科技股的工作,并在面試中給朱利安·羅伯遜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于是,朱利安·羅伯遜將他介紹給了自己的技術團隊。最終,Philippe Laffont 通過了他們的篩選,獲得了這家傳奇公司的職位。

很快,Philippe Laffont 決定出來單打獨斗。1999 年,他創辦了 Coatue Management。

曾應聘蘋果被拒,靠投資蘋果賺翻

與朱利安·羅伯遜的經歷非常相似,Philippe Laffont 從單打獨斗開始逐步建立起了他的金融帝國。1999 年,Coatue Management 剛創立時,其管理資產 (AUM) 僅為 1500 萬美元,但現在管理資產已達到 700 億至 900 億美元之間。

Philippe Laffont 和他的導師羅伯遜一樣,操作手法非常簡單:收購最好的公司、做空最差的公司。而且,Philippe Laffont 尤其關注新一代的“消費技術公司”。就在許多同行只關注公司的短期走勢時,Philippe Laffont 卻著眼于尋找可持續性發展的公司,他認為耐心和長遠考量就是自己的優勢。

就在1999 年 12 月,Coatue剛成立時,納斯達克綜合指數停留在 4,000 點。到了 2000 年 3 月,指數沖上了 5,000 點。隨后,泡沫破滅了。

互聯網泡沫的破滅引發了科技股的崩盤。到 2002 年底,納斯達克綜合指數在 1,200 點上方徘徊。而 Coatue 創立的前三年恰巧趕上了市場下跌超過 75%。不過值得一提的是,Philippe Laffont 經受住了風暴,顯現出了在逆境下的管理能力,吸引到了更多的投資者。

次年,Thomas Laffont 也加入到 Coatue。自從中學畢業后,他就走上了一條截然不同的道路。自耶魯大學畢業后,Thomas Laffont 就前往  CAA 加利福尼亞州比佛利山莊辦公,并一路升遷,在該機構的六年時間里,他為天才經紀人 Bryan Lourd 工作,Bryan Lourd的客戶包括 George Clooney、Ryan Gosling、Scarlett Johansson、Paul Thomas Anderson 和 Lady Gaga。盡管 Thomas Laffont 自己也成為了一名經紀人,但沒有比與自己兄弟一起經營一家優秀的投資公司更好了。

與 Tiger Global 的 Scott Shleifer 一樣,Coatue 非??春弥袊萍脊?。2004 年,Coatue以 IPO 價格投資騰訊。當時,市場對騰訊的估值還不到 10 億美元。然而時至今日,騰訊的市值已經達到了 5900 億美元。

Coatue 的另一個關鍵性投資是對于蘋果公司的。有 Coatue 員工指出,“Philippe Laffont 在蘋果公司上賺的錢可能比任何人都多?!被叵氘斈暝谔O果公司求職被拒的經歷,Philippe Laffont 感慨萬分,如今他通過另一種方式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東西。

Coatue的投資“劇本”

通過分析 Coatue 的投資策略,我們可以了解他們是如何尋找、評估、贏得并支持投資交易的。

1、尋找投資標的

與老虎環球基金不同,Coatue 似乎不想將私營科技行業納入投資索引,而是尋找適合一個或多個“宏觀趨勢”的投資。對于 Coatue 比較關注的投資領域,一位了解該公司的消息人士強調了幾個例子,比如:

通過 Web 3 出現的新商業模式;

興起的創客經濟;

將傳統線下業務引入線上的工具;

食物配送革命;

電子商務賦能……

看看 Coatue 在過去幾年的投資,我們可以看到投資組合如何映射到這些大趨勢,如下圖所示:

當然,其中一些初創公司可能被歸入到多個領域類別,但無論如何,Coatue 比許多其他基金更了解他們在尋找什么。

2、評估投資標的

在大多數情況下,Coatue 會在內部評估投資標的,這與老虎環球基金有很大不同。眾所周知,老虎環球基金將其大部分評估和研究外包給貝恩公司,從而騰出投資時間專注于資金分配。

一位消息人士指出,Coatue 非常關注總可尋址市場 (TAM),還會深入挖掘細節。例如,在分析像 Datadog 這樣的業務時,Coatue 不僅僅關注云監控軟件的市場,還會仔細分析類似產品的產品附加率,并檢查部門預算的部署方式——這與其他投資公司非常不同。

3、贏得投資交易

Coatue 在爭取投資交易時候有一些“武器”,最重要的有以下四個:

通過 Mosaic 獲得獨特的數據分析;

有影響力的人脈關系;

令人驚嘆的宣傳力度;

靈活的定價。

4、支持被投企業

贏得投資之后,Coatue 的參與并沒有結束,而老虎環球基金通常不會干涉他們所投資的公司,但 Coatue 則希望在主動支持與自由度之間取得平衡,他們會占據投資標的公司董事會的席位,并被視為一個敬業的、對創始人友好的貢獻者。一位 Coatue 投資組合創始人表示,Coatue 取得了很好的平衡,既能提供幫助,又不會陷入愛管閑事的境地。除了參與治理之外,Coatue 還利用其數據能力來支持旗下投資組合。Philippe Laffont 的人脈關系也非常廣,一位消息人士以該公司與投資者社交網絡 CommonStock 的合作為例。據報道,在領投了 A 融資之后,Philippe Laffont 向 WhatsApp 群組里數十名億萬富翁投資者發送了一條消息向他們介紹 CommonStock 這項服務。

“可怕”的企業文化

在研究 Coatue 時,有一個問題多次出現且不容忽視,那就是:激進的內部文化。盡管人們對 Coatue 的團隊和領導層說了很多好話——我們也會討論這些——但似乎從高層開始,這家投資機構存在不少管理問題。

1、領導層

Coatue公司高層有三個人,分別是是 Philippe Laffont、Thomas Laffont 和 Daniel Senft,在某些方面,每個人的性格都反映在他們建立的組織中。

Coatue 的創始人 Philippe Laffont 就是如此,正如他的教育背景所表明的那樣,Philippe Laffont 對數字有著與生俱來的天賦,他可以以令人毛骨悚然的技巧分析和回憶大量數據集。一位消息人士說:

“他記得你給他的每一個號碼,即使你五年前給他的?!?/span>

不僅如此,Philippe Laffont 真正擅長的是在他的職業生涯中創造并抓住最好的投資機會,比如他會在蘋果、騰訊和字節跳動等突破性熱門產品上加倍下注,更知道在何時撤退。

相比之下,Thomas Laffont 是兩人中更和藹可親的一個,有人形容他“非常有魅力”。也許正因為如此,Thomas Laffont成功建立了一個令人印象深刻的人脈網絡并吸引 Snap 和 Spotify 等公司,他往往是一個大局思考者,有時擅長扮演魔鬼的擁護者,有時則會在共識意見中戳破洞。

然而,盡管 Thomas Laffont 的情商比 Philippe Laffont 高,但有時依然脾氣很壞,一位消息人士稱這兩個 Laffonts 都“非??膳隆?。

除了這三人之外,Coatue 還有其他幾個關鍵人物,其中該公司的私人市場團隊似乎收到過不少好評,尤其是受到外部各方的歡迎。一位投資組合創始人特別贊揚了 Matt Mazzeo,指出他對業務的積極貢獻,Matt Mazzeo 擁有令人難以置信的產品思維,也是該領域世界上最好的人才之一;另一個是Caryn Marooney,一位消息人士指出,她對投資組合公司 Notion 非常重要,Caryn Marooney 在 Facebook 擔任傳播副總裁的經歷,讓她特別容易在信息管理行業領域找到最佳投資標的。

2、侵略式的管理模式

如上所述,Coatue 的一些領導者贏得了良好的聲譽。然而,總的來說,該公司似乎允許一種侵略、密集的企業文化。

也許,這是 Coatue 的 DNA 使然。

Philippe Laffont 并不像是這個時代的投資人,他可能經歷過一種傲慢的管理風格,在之前的一次采訪中,他幾乎興高采烈地談到了華爾街生活中的“激素”。毫無疑問,Philippe Laffont 是一個在競爭環境中茁壯成長的人。 實際上,從 Philippe Laffont 的性格就可以理解 Coatue 的工作強度——沒有汗水就沒有成功,最好的團隊往往需要非常努力工作。

一位前員工回憶起他們在公司工作經歷時說:“許多人都被當眾罵過……而且經常發生,這種感覺真的非常尷尬?!?有時,Thomas Laffont 在進行批評員工之前還會通過 Zoom 召集下屬,這種狀況會讓一些員工留下了揮之不去的壞印象?!懊看温牭?Zoom 那個鈴聲,我的心都會開始跳動,”消息人士說道。

Coatue 失去了許多有才華的投資者,而那些留下來的人似乎也沒有得到較好的發展機會。

“Coatue 沒有帶教導師計劃,”一位消息人士說??紤]到 Philippe Laffont 與老虎環球基金的歷史,這種管理模式感覺特別令人失望。

當然,對許多人來說,獲得投資機會是值得的。雖然 Thomas Laffont 會在 Zoom 電話會議上毫不留情地批評員工,但他會提供不錯的投資機會。Thomas Laffont 說道:“我仍然是充滿了正能量……也會告訴創業者可以在哪里賺錢?!?/span>

敢于實驗

盡管 Coatue 的文化中有一些元素需要改進,但有一個方面幾乎是完全令人欽佩的:他們愿意嘗試新領域。在這方面,Philippe Laffont 選擇了一種類似于創業公司的模式,這與許多投資機構有所不同。傳統資產管理公司通常比較“迂腐”,也缺乏靈感,但 Coatue 進行了創新,一位前員工中肯地評論說:“大家可能沒有注意到一點,Coatue 非常敢于嘗試、實驗,而這點似乎沒有太多人關注,也沒有得到足夠贊譽。

或許在未來幾年,這種 DNA 將會給 Coatue 帶來幫助,雖然越來越多人覺得 Coatue 會變得向老虎環球基金,但其實并非如此,我們也許會看到他們創建出一套“主題 ETF”的東西,跨越私人投資市場和公共投資市場。如今,我們已經看到 Coatue 在金融科技和氣候等重點領域里推出了 SPV,那么為什么他們不能對加密、醫療保健和企業軟件做同樣的事情?

加密貨幣行業蘊藏著巨大機會,非常適合投資,通過一系列成功押注,Coatue 已經在加密生態系統中確立了自己的地位,而且也產生了巨大的影響力。加密行業擁有大量公開可用的數據,但很少有能提供有價值分析的產品。此外,盡管市場非常不同,但在管理代幣時,擁有交易公共資產的經驗可能會對 Coatue 有所幫助。

然后遺憾的是,參與過許多加密投資的人如今已經離開了 Coatue,比如 Kris Frederickson、Matthew Mizbani,后者如今依然活躍在加密行業中并成為了 Paradigm Capital 合伙人,其他離開 Coatue 的人如下圖所示:

就目前而言,Coatue 可能需要配備一些人員并為人才提供更好的環境和補償,盡管如此,Coatue 在市場重塑和改造自身以適應創新方面做得非常出色。

總結

“Largeness”(龐大)和“Greatness”(偉大)聽起來不像是同義詞,但 Coatue 有時感覺像是在試圖將這兩個詞整合在一起——的確,Coatue 規模很大,同時也很想“成就偉大”。

在投資領域里的幾乎所有方面,Coatue 的成績都是值得肯定的。很少有投資機構能夠構建出如此復雜的屬性組合,一家卓越的對沖基金催生了一種成長型投資實踐,同時又利用強大的數據科學能力將各種投資組合結合在一起,使它們能夠一起工作和思考。從整體上看,Coatue 就像是一座金融建筑,展現了工匠大師的用心和藝術家的本能。無論如何,Coatue 做的很棒,他們每次贏得的投資交易都證明了這一點。

本文來自 readthegeneralist,原文作者 | The Generalist 創始人、主編 Mario Gabriele

譯者 | Moni

出品 | Odaily星球日報(ID:o-daily)

本文來源:星球日報 原文作者:星球日報 責任編輯:Seven
聲明:奔跑財經登載此文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文章內容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自擔。

評論

還沒有人評論,快來評論吧

相關新聞

拜登預計將于下周發布關于加密貨幣和CBDC的行政命令

2022-02-18 18:12
奧巴馬總統和上屆政府都發布了與數字資產有關的行政命令。>

不以區塊鏈技術構建的元宇宙是不完整的,你同意嗎?

2022-02-18 17:35
元宇宙也有一個基本的、但略顯神秘的方面,將它與今天的互聯網區分開來,這就是區塊鏈。>
老雅痞 3170

尋找OpenSea的下一個挑戰者

2022-02-18 15:22
還有誰有可能挑戰OpenSea,打破NFT市場壟斷局勢?>
日本免费网